苡禾

一条咸鱼……

【薛晓】无处可逃(上)

      非原著向,ooc,慎入

      洋哥和小星星在军部是上下级的关系

      咚咚咚。

      一阵清脆的叩门声在午后响起,扰了薛洋的好梦。

      “滚进来。”他倒要看看是谁不怕死地在这时候来打扰他。

      “是。”有人推门进来。薛洋眼中的戾气在看到晓星尘的那一刻烟消云散,立马换做一副开心的笑容。

      “教官来了。快过来坐~”

      “军部有纪律,指挥官不必如此。我曾经是你的教官,但我们现在只是上下级的关系。”晓星尘的态度冷淡疏离。

      “在军部,我的意志就是纪律。不知教官有何贵干?”薛洋从满堆着文件的办公桌后起身,一步步向晓星尘走近,渐渐把他逼到角落。

     “我只是想来提醒你,最近传出军部高层有内鬼的消息,你应该费些心思查一查,毕竟这是你的责任。”晓星尘平静地抬头看他。

     “教官也知道这是我的责任,我才是指挥官,是不是?”薛洋勾起一抹嘲讽的笑。

      “是我逾越了。我清楚自己的身份,但我既然身为军人,就该为军部考虑……”

     “是啊,要不是你为这个考虑为那个考虑,现在这个位置本该是你的。你除了说教之外,就不能说点别的是吧?”薛洋的耐心告罄,不耐烦地打断他。

     “该说的我说了,我还有事要去办,就不打扰您处理公务了。”

      “……只要你开口,我不会让他们为难你的。”

      “我回去了。”晓星尘为薛洋带上门。

      “如果我这么做了,你会恨我吗?你一定会。就算你恨我,我也一定要做。”薛洋轻轻抚过晓星尘碰过的门把手,喃喃自语。

        一个月后。

       “真没想到教官也会被关进这种地方,还以为只有我这种人会呢。”薛洋走进禁闭室后顺手带上门,向拷在小床上的晓星尘看过去。

       这种特殊设计的禁闭室既隔音又不透光,正常人在里面待几天就会崩溃,即使是被认为是最优秀的军人的晓星尘,也会有些支撑不住。

       “连军部年轻有为的指挥官都查不出内鬼是谁?”晓星尘嗓音沙哑,费劲地开口。

       “还不至于,只是上边的意思是借机除了你。你比那所谓内鬼重要的多呢。”薛洋把军部的通告背给晓星尘听。军部告示一出,晓星尘通敌叛国的罪名已然是定下了。

        “妄图凭一己之力与军部抗衡,想改变原有的考核方式,该说你天真呢,还是夸你勇气可嘉?嗯?”薛洋抬手抚上晓星尘的面颊。

       晓星尘试图摆脱薛洋,怎奈行动受限身上又没有多少力气,被他钳制住了下巴。

       “看在我曾是你教官的份上,请让我保留最后一点尊严。”薛洋在一片黑暗中都能感受到晓星尘的淡漠,这无端点燃了他的怒火。

       “教官为了人民甘愿牺牲自己的性命,不知可否满足学生的一个小心愿?”薛洋慢慢贴近晓星尘,灼热的呼吸喷洒在晓星尘的颈侧。

       “你说。”晓星尘轻轻闭上眼睛。

        他觉得好累。他不会抛却自己的信仰,但如果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他会尽可能的满足薛洋的要求。

         去迁就他,就像他曾经做的那样。

         最后一次。

        “这可是教官亲口答应的,你可不要反悔。”薛洋低低地笑了一声,让晓星尘本能地感觉到危险。

        来不及了。猎物已经落入陷阱无路可逃,豺狼伸出尖牙利爪,准备将猎物吃拆入腹。

         “你干什么!”

         “干你。”薛洋一边慢条斯理地解着晓星尘的扣子,一边回答他。

        “薛洋!”晓星尘用那只能自由活动的手给了薛洋腹部狠狠一拳。薛洋动作一顿,“教官说会满足我的愿望,可不能反悔了。”委屈巴巴地看着他,仿佛没有感觉到痛。

        “不会像上次一样的,你放心。”感受到晓星尘的身体瞬间绷紧,薛洋轻声安抚。

        “晓星尘,你帮帮我,好不好?”薛洋刻意放软了声音,像个对着哥哥撒娇的少年,从前他常用这招对付晓星尘,百试百灵。

       “薛洋,你真让人恶心。”黑暗中传来的声音冰冷至极,再听不到一点温柔。

       “晓星尘,你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让我来告诉你,我到底能让你多恶心。”

努力练习开车,我想的和写的从来都不一样。。。

本想赶紧进入正题,扯着扯着它变成了一篇文。。。

第一次写,看在同为洋粉的份上请网开一面

评论(4)

热度(13)

  1. 薛洋的糖葫芦i苡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