苡禾

一条咸鱼……

【晓薛】幸运星(二)

      有原创人物出没

      ooc。。。

        薛洋硬邦邦地撂下这句话,把钱丢在柜台上,抓起糖袋子不等晓星尘说话就离开了。晓星尘拿着找他的零钱追了出去,“请等一下,找你的钱……”

       “留着吧,我下次再来。”薛洋头也不回,声音从远处传来,渐渐消散在夜色里。

        晓星尘握着钱站在原地愣了一下,转身回到了店里,拿出他的账本记了几笔。然后晓星尘就发现了一个问题:他不知道那个人的名字,没法记啊……他咬着笔想了好一会,在本子上画了一阵,画着画着倒把自己逗笑了,好了,这样肯定不会记错了。

         除了购买的糖果名称和找零数目,本子上还躺着个类似火柴人的简笔画,一对小虎牙格外显眼。

         薛洋又一次从梦中醒来。满地的鲜血,绝望的尖叫,他的梦里总是这些东西。他并不是害怕,在之前这样的场面会让他隐隐感到兴奋,但见得多了就有些麻木了,甚至有些烦躁。梦里很吵……吵得他睡不着,醒来时天却还未亮,周围一片寂静。

          他抱着被子在床上滚了一阵,突然感觉有东西硌了他一下,便伸手去捞,掏出了那包所剩无几的星星糖。他随手剥了一颗放进嘴里,感受到清甜的味道在舌尖一点点散开,心里的烦躁才压下去了些。

          他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点开上面唯一一个号码,号码的备注是“金主爸爸”。铃声一响那边就立刻接通了,“事成了?”“直接看报纸不行吗?!还得让我打给你。”“我是担心你遇上麻烦。”那人说得情真意切,薛洋却不想和他废话。“你还是省些精力去照看公司吧,操这么多心,小心秃头啊~”说完就挂了电话。

           任务完成,这几天怕是清闲得很。薛洋往身上揣了张卡,随意套了件衣服就出了门。他开着车径直去了一家名叫潋芳的酒吧,他把车交给在此等候许久的人,从后门走了进去。清晨的酒吧没有多少人,调酒师苏澈懒洋洋地靠在柜台上擦试着杯子,一抬眼正好看见薛洋进来,激动地冲他挥了挥手:成美来啦~

            薛洋:“……”

           “胆肥了啊,学起小矮子来了,看看你有没有他大!”薛洋一听见这个名字就黑了脸,他把苏澈的头按在柜台上,咬牙切齿地一字一句道。

          “哎哎哎……我错了,薛洋洋……薛哥哥!你放手啊,疼疼疼!”苏澈哀嚎,一直嚎到薛洋嫌弃地放开了揪着他耳朵的手。

         “少装模作样了,快去给我调酒!”话虽说得凶,薛洋还是放缓了神色。

         “不换个口味吗?”

         “不换。”

         “你总让我调这一种,怎么能体现我的调酒水平啊~而且你从来不付钱。”苏澈委屈地眨眨眼睛,叹着气把调好的血腥玛丽推过去。

         “我来这喝酒还需要付钱?”薛洋端起杯子眯着眼睛喝了一口。

         “不不不,你喝,随便喝。”

         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一直待到了晚上。直到一些没眼色的女人黏上来,扰了薛洋的兴致,他才从酒吧离开。他经过那家叫小星星的糖果店,看见灯还亮着,就又折返回来走了进去。

         “晚上好。”晓星尘向薛洋打招呼。

        “晚上好~”薛洋心情还算不错,乐得装个样子。

        “上次留了钱在这里,你还记得吗?”薛·突然勤俭节约·洋问到。

         “记得。”晓星尘拿出账本摊开,推到薛洋面前。

          薛洋看到那个神似自己的小人,抬头盯着灵魂画手晓星尘不说话。

评论

热度(8)

  1. 薛洋的糖葫芦i苡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