苡禾

一条咸鱼……

【晓薛】我爱上了我的精分人格?(上)

霜降快乐~

晓星尘最近有些苦恼。周围的人,从公司老总兼好友宋岚,到他一直当亲妹妹看待的邻居阿菁,再到他常去照顾生意的店主牛奶奶,看他的眼神变得怪怪的,带着一点惊诧,一点担忧,问他们却又什么也问不出。

晓星尘自我反思:明明自己没变化啊!他像原来一样对着身边的人微笑,与好友谈人生谈理想,给阿菁讲解她痛恨的高数题,去买牛奶奶的牛奶时不收她找回的零钱……晓星尘苦思无果,只好更加努力地工作,让自己尽力忽视这点小事。

但事情似乎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小伙子最近有没有撞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啊?”牛奶奶一脸关切。

“星尘,我觉得你应该休个假,工作哪有健康重要。”宋岚的冰山脸终于有了表情。

晓星尘:……

直到有一天,阿菁姑娘为他解答了疑惑。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也是宝贵的周末时间,他打算散个步再回家睡午觉,溜达到楼下时正好遇见了近来一见他就绕道的阿菁坐在楼下哭。晓星尘递过纸巾,正想着开口安慰她,不料小姑娘一把扔了纸巾,哭得更凶了。

“星尘哥,我不知道……你最近是怎么了,你要是……觉得我烦,直说就是,何必这么耍着我玩?”阿菁抽抽搭搭地哭着,勉强吐出一句完整的话,却把晓星尘说的更懵了。

晓星尘等了好长时间阿菁才慢慢冷静下来,详细还原了事件经过。

据阿菁控诉,晓星尘刚刚下楼时嘲笑阿菁的白瞳,说她像个小瞎子,还说别让她哭,本来就丑,哭起来更没人要。这些天他还说过更过分的话,阿菁实在是忍不住了。

晓星尘: ???

晓星尘看她不像是开玩笑,又去询问了其他人,结果让他大吃一惊。原来近来自己做了这么多事啊……

他偷走宋岚的重要文件,上面满是惨不忍睹的涂鸦。

他送给阿菁一颗糖,结果里面包着虫子。

他不要牛奶奶的零钱,走了一段后又折回来踢翻了她的奶箱子。

……

晓星尘对这些事一点印象也没有,宋岚见状,带他去了医院。医生询问了症状,和宋岚他们想的一样,也觉得是精神分裂症,但是做了检查却什么也查不出来。医生只得给他开了些安神的药,嘱咐他多休息,就让他回去了。

“星尘,工作上的事我来处理,你在家好好休息。你一个人住我不太放心,要不要去我家住几天?”

晓星尘是那种不愿麻烦人的性子,婉拒了他的好意,只是托他隔几天给他送一次生活必需品。

晓星尘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肯出去,上了好几道锁。据他所知,另一个人格出现的时间很短,也就支撑这具身体走到楼下,不够他搞破坏的。

连着几天都没出门,他迫切地想找人说说话。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小星星做出了一个伟大的决定:他要尝试和自己的另一个人格沟通。

他拿出一张纸,先做了个自我介绍,又含蓄的表达了想要交流的想法,小心翼翼地写下一个问题:

“你在我身体里多久了?”

他攥紧那张纸,等到再回神时纸已经到了桌上,上面多了一句话。

“我一直都在。久到都记不清了呢~”

晓星尘身上的寒毛一根根树了起来,又一排排地倒下去。最终是好奇心压过了恐惧,他又写了一句:

“为什么干坏事?”

晓星尘在下午的时候发现了回复。

“因为好玩呀~他们会把你当做疯子,想想就觉得好笑。”

他费了好大劲才辨认出那潦草的字体,真是奇了怪了,明明用的是他的手,是怎么把字写的这样丑的……





评论(15)

热度(95)

  1. 薛洋的糖葫芦i苡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