苡禾

一条咸鱼……

【晓薛】我爱上了我的精分人格?(中)

幼儿园文笔
ooc慎入
结局可能狗血又没有逻辑,请谨慎考虑,现在跑还来得及

晓星尘和他所谓的另一个人格你一句我一句,密密麻麻地写满了纸的正反面,等回复的时间很长,不一会天就黑了。

“你不去做饭吗?”晓星尘读出了这句用红笔圈出的话,“你饿了吗?”他问“他”。

“你傻吗?是你饿了!”晓星尘这才觉出有一点饿,匆匆煮了碗面吃。

因为发现了新的“社交方式”,又没有做不完的工作,宋岚来探望他时,感觉他的精神明显好了许多,作为好友自然极力劝说他继续休养。

他乐得清闲,可他闲得住,“他”不见得闲得住。

“他”发明出各种奇怪的游戏,把家里弄得一团糟,搜刮了所有给阿菁和其他小孩子留的糖,顽劣又带着几分恶意,像个被娇惯坏了的孩子。

晓星尘越来越相信自己是个精分了,他和“他”简直没有一处相似,他们站在对立面遥遥相对,但他并不像其他人那般讨厌他,甚至觉得这种性子有几分可爱。仿佛他们是一对正负电荷,异性相吸。

纵使晓星尘愿意安于现状(放弃治疗),总在家待着也不是办法。他试图同“他”商量,能不能在外面的时候不给他捣乱,回了家再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其实晓星尘问的时候没抱多大希望,没想到“他”竟然同意了,只是提了一个小要求。

“菜什么的我买,你老是送上门去让人家骗。还有,公司里你带的那些人我来管,你那么管只会让他们越来越蠢!”晓星尘叹了口气,这是对他有诸多不满啊……通过字和标点就能感受得到怨念。

愉快地达成共识后,晓星尘的生活回到了原来的轨道上,只是苦了公司新来的职员,每天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稍有差池就是一顿不带脏字的挖苦。

——————我是表示过了一段时间的分界线——————

“你想见见我吗?”晓星尘从冰箱上撕下贴在上面的粉红色桃心形便利贴,只当是“他”无聊时的恶作剧,并未放在心上。他们共用一个身体,见他……难道要自己去照镜子?

“看看相册。”乖巧的小星星打开相册一看,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里面除了他随手拍的风景,在阳光下打盹的猫咪,一切都显得那么正常,除了一组略显诡异的自拍。

他点开一张,照片上的人眼神让人看了像吞了冰碴子,由内向外冒着丝丝冷气。

他手一抖,又换了一张。这张画风正常很多,像个可爱的邻家少年,嘴里还含着根棒棒糖。

还有一张更为神奇,一看就是“他”趴在床上照的,眼角泛红,衣衫凌乱。

你到底对我的身体做了什么 !!!

有本事别用我的身体呀,你有能耐,凭空变出一副躯壳来,把你会的所有表情做给我看。

如果痴心妄想能够梦想成真,那就好了。

晓星尘满脑子胡思乱想,翻来覆去许久才睡着,结果不到一个小时又坐了起来。黑夜中那双眼睛亮晶晶的,浸着些许寒意。

这不是他,而是“他”。

“他”光着脚下了床,把房间里的灯开到最亮,控制着这具身体走向穿衣镜,短短几步路于他而言仿佛一个世纪那样漫长。完美无瑕的宛若玉雕般的身体毫无保留地暴露在镜子前,“他”缓缓地伸出手来抚上那张漂亮的脸,似在触碰一个脆弱的,一触即碎的梦。

“他”轻轻碰了碰眼球的位置,那里有双灿若星辰的眸,而不是白绸遮挡着的可怖凹陷。

“他”的指尖划过那天鹅般修长的颈,那里的肌肤光洁细腻,而不是血凝固而成的暗红色的伤口。

“他”激动地微微颤抖,到底还是让晓星尘完好无损地回来了,他等这一天已经等得太久。

晓星尘不是什么精分,他也不是所谓的负面人格,他是薛洋啊。

感觉洋哥用小星星的身体摸这摸那的好变态哟



评论(7)

热度(51)

  1. 薛洋的糖葫芦i苡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