苡禾

一条咸鱼……

【晓薛】我爱上了我的精分人格?(下)

遥想义城八年,薛洋为了补全晓星尘的魂魄费尽心思不择手段,却是到死也没能如愿。

“还给我!”他吼的声嘶力竭,带着强烈的不甘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他的命魂夹杂着对晓星尘的执念,在他死的一瞬间离体,直奔锁灵囊而去。那命魂与晓星尘的点点碎魂相融相交,仿佛一剂粘合剂般修补了晓星尘的魂魄。

你不是恶心我吗晓星尘,你死了我也要与你魂魄相缠,让你生生世世不得解脱!

这样一来,倒是缩短了养魂的时间,不然晓星尘也不会短短数载就养好了魂魄。 宋岚怎么也不会想到,薛洋竟然和晓星尘的魂魄一起入了轮回。

——————回忆完毕——————

而今薛洋的命魂能在晓星尘的身体里苏醒,说明晓星尘的魂是真正的养好了。但一具身体容纳不了两个完整的魂魄,薛洋必须作出选择。要么他离开晓星尘的身体,晓星尘恢复前世记忆;要么他掌控他的意识占据他的身体,逼迫他的魂魄陷入休眠。

除此之外,再无他法。

一个强烈的念头冒了出来:他要和晓星尘争夺这具身体,让他认为自己的确有精神疾病,让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作恶却无能为力……然后呢?再一次毁了他吗?他要是像前世一样绝望地自尽,自己做了这么多又有什么意义?

算了,他在这具身体里已经呆腻了,都忘了自己最初的目的是什么了,只记着绝不能再让他在自己眼前死去。

————洋哥内心独白完毕————

晓星尘起床时头还隐隐作痛,他想着是不是睡得过了头,拿过手机一看,不过才七点刚过。看时间时无意瞄了一眼日期,意外地发现今天是个挺重要的日子,不用上班,放假。

团圆的中秋佳节。

晓星尘住的离父母家很远,中秋一般不回去探望二老,都是自己一个人过,也习惯了。他在厨房切月饼时无意中看见之前没来得及撕的便利贴,才想起今年中秋自己好像不用一个人过了。他不喜甜食,往年也吃不了几个,这次却把月饼切好端上了桌。他记得“他”是喜欢吃的。

“你在吗?”晓星尘在纸上写到。

“嗯。”一反常态的简略。

晓星尘慢慢察觉出“他”兴致不高,心里觉得奇怪,怎么另一个人格还会转性子?正想着要不要安慰一下,回过神来纸上多了一个问题。

“晓星尘,如果我消失了你会不会很高兴?”这是“他”第一次对他直呼其名,晓星尘觉得好笑,难道他们不应该是一个名字吗?他倒是没考虑过这个问题,现在这样好像挺不错的,“他”对他的工作和生活没有威胁,反而像个朋友,说朋友也不太合适,是种不知道该怎么表达的感觉。

“怎么突然问这个?”

“我要走了。”

“走?去哪?”他的字还没写完,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他觉得自己的灵魂仿佛要被生生撕裂。他伸手想扶桌子却没扶住,身上被冷汗浸透,时而蜷缩着身体,时而痛得在地上打滚。零点过后疼痛慢慢过去,晓星尘的眼睛里再度恢复清明,前世的记忆铺天盖地席卷而来。许是薛洋的魂魄留了一点,他还看到了薛洋的记忆。

“薛洋,你到底想干什么。”晓星尘似是疑问又像是叹息,而他问的那人,又不知做了何处的孤魂野鬼。

宋岚最近的日子又不好过了。挚友的精分好不容易治好了,才正常了几天,现在又像是丢了魂一样。

从不迷信的宋岚打算听自家老人的话,去给晓星尘求个符。他这边瞎折腾着,晓星尘那边却是问不问的只肯说一句话。

“我找不到他了。”

宋岚:???完了完了,还是去医院吧。

晓星尘坚信薛洋不会这么轻易地消失,他的生命力那么顽强,一定有办法回来的。他还有问题没有问他,他必须要一个答案。

他怀揣着这样的信念,一天天的等下去。

有一天他正在路上走着,一颗石头不偏不倚地打在了他的头上。以为是谁家的熊孩子顽皮,晓星尘回过头想劝他不要对着路人扔石头,很危险。他转过身的瞬间,看见了一个与薛洋七分相似的少年,正抛着石头冲他挑衅的笑。少年的脸上苍白,身上还穿着病号服,像是偷跑出来的。

薛洋表面上笑得毫不在意,心里却紧张到了极点。晓星尘想起了那些事,不知道会怎么对他。现在没了霜华,他会不会给他来上一水果刀?这具身体的战斗力这么弱,他应该下不去手的吧……

晓星尘已经在薛洋胡思乱想的时候一步步靠近了他,他脱下外套披在少年身上,“这么着跑出来,也不怕着凉。”薛洋被晓星尘的操作吓得不轻,又听见他在他耳边说,“薛洋,你骗得我好苦。”晓星尘感觉怀里的少年一抖,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你要赔偿我精神损失费。”“……我没钱。”“把你卖了抵债。”











评论(14)

热度(77)

  1. 夏-天-的-冰-激-凌苡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