苡禾

一条咸鱼……

【薛晓】飞絮(上)

@城浅 的脑洞,我成功地毁了它……

私设洋哥救回了道长,仍旧生活在义庄。
一个不甜的小甜饼要什么逻辑。。。

薛洋第二十二次望向门口,义庄门前的小路上仍旧是空无一人。

晓星尘今日一早就拎着菜篮子出了门,他乐得清闲,睡到晌午才悠悠转醒。在屋里找了一圈也没见到那抹白色的身影,想必是还没回来。

他坐在破条凳上一边削着苹果一边等着晓星尘回来烧饭,结果左等不来,右等也不来,苹果削了一盘,果皮堆了一桌子。他觉出饿来,心里愈发烦躁起来。这傻道士不知道被什么破事绊住了,他细细一想,是了,怕是又背着他除妖去了。

薛洋不耐烦地啧了一声,刚想提了降灾去寻回他来,就看见了一只不知是从哪窜出来的白兔。那兔子跑起来姿势甚是怪异,像是不能视物一般横冲直撞,最后竟是朝着他的方向奔来,结果……直直撞上了义庄的门槛。

“哪里来的傻兔子……送上门来给我当午饭。”薛洋冷笑一声,眼疾手快地揪住兔子的耳朵,拎起来掂了掂。小家伙瘦瘦小小的去了毛应该更是没几两肉,他想了想觉得烤了吃最合适,鲜,还不用扒皮,多省事。哼着不成调的小曲儿搭好了架子,刚想把兔子穿在火上烤,兔子似有所感,口吐人言:“薛洋,你答应过我什么?”是晓星尘的声音,就是相较平时来说软了些。

“道道道……道长?”薛洋一惊,下意识地松开了手,又赶在晓星尘落地之前接住了他,小心翼翼地捧在手里。薛洋赶紧给他揉耳朵,“刚刚怎么不说话,疼不疼?”晓星尘气得一抖一抖的,“三年之内不得杀生,虔心为死在你手下的冤魂超度,可是你说的?”不过拿来哄你罢了,还当了真了,天天拿这个话拘着我。

“道长我知错了~心诚则灵,我略沾一点荤腥,渡的魂魄一个也不会少,我向你保证!”他又换成了之前伪装过的声音,嘴上说的与心里想的却是完全相反。晓星尘对这样的薛洋本就没有多少抵抗力,又念及这次他连根兔子毛也没吃上,心下一软就没再追究。

薛洋可没打算放过他,他揉着毛茸茸的兔耳朵,冷不丁地发问:“怎么变成兔子的?又一个人偷跑出去除妖了是不是?”兔子耷拉了耳朵,沉默了好一会才告诉他。和他料想的差不多:晓星尘遇上一只兔妖,眼盲到底是不便,一时不察,被那兔妖暗算了去。外形成了普通兔子模样,幸而灵力修为没受多大影响。

“想不到你成了兔子还是看不见啊……不过这样也好,以后就没法乱跑了。”薛洋叹了口气,看了看身上沾满了泥点和草种子的晓兔子,头一次生出些对除了自己以外的人的心疼,真不知道他费了多大劲才找到回家的路。

薛洋心里忽然闪过一个想法。

“道长,你看看你,成了兔子就不要你的明月清风了?让我伺候你沐浴吧。”

“薛洋,你放开我!”晓星尘奋力挣扎,怎奈实力悬殊,难逃薛洋的魔爪,到底还是被他摁着洗了澡。晓星尘素来面皮薄,纵使二人已经到了坦诚相见的地步,也甚少当着薛洋的面沐浴,只有被折腾得实在没力气时,才便宜了他。薛洋仿佛是给自己洗了个澡一样,直到头发上衣服上都开始滴水,眼里闪动着的兴奋仍未褪去。

碰巧这时,许久未见挚友的宋岚带着阿菁前来探望,修道之人听力极好,刚好听到屋里传来的声音。

“别碰我的耳朵!轻……轻一点。”

“道长你这东西长得真好看~”

“你……别说了……”

“乖一点嘛道长,这里一定得洗~”

宋岚听得一愣,眉头紧蹙。阿菁素来机灵,“宋道长,时间还早,我们先去逛逛集市吧。”扯着他的袖子走远了。

薛洋花了近一个时辰才给晓星尘洗完,地上多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小水洼。晓星尘在阳光下晒干毛后,薛洋的努力成果得到了肯定。兔子一身绒毛晒得极松软,微微透出粉色。嵌上那对剔透如红宝石的眼睛,像一块甜香软糯的带着红枣的糯米糕,隐隐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阳光晒得晓星尘有些困,懒洋洋地趴在藤椅上,

感觉有只手在摸他的毛,他往那人的掌心靠了靠。

“一会给子琛写封信,向他说明一下我的情况,看看他有没有办法。”

“不写。”薛洋被晓星尘的“投怀送抱”软的心都要化了,结果又听他提起宋岚,顿时就不高兴了。

“不用劳烦他了。星尘,我来了。”薛洋瞥向门口,宋岚带着阿菁姑娘刚巧进门。







评论

热度(23)

  1. 薛洋的糖葫芦i苡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