苡禾

一条咸鱼……

【薛晓】飞絮(中)


ooc的日常
这兔子一点也不弱的感觉……

@城浅

“是你吗,道长?”阿菁朝着晓星尘扑过来。“好可爱啊~”她伸手想摸摸毛茸茸的兔子,薛洋一把拍开她的爪子,“仗着道长成了兔子就欺负他?小瞎子你想都别想!”一阵劲风袭来,薛洋闪身避过,堪堪避过宋岚的一记拂尘。

“道长你看,宋道长还是对我怀恨在心呢~”薛洋甜腻腻的嗓音听得晓星尘心里发慌,生怕二人再打起来,连忙用话岔开。“子琛可有让我变回去的方法?”

“你这个情况,我曾在书上见到过,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等过段时间自己变回来。”宋岚无奈道。

阿精趁薛洋不备,抱起晓星尘躲到了宋岚身后,冲着他做了个鬼脸。清冷的道长,活泼的小姑娘抱着可爱的兔子,站在一处看上去竟意外的和谐。薛洋站在他们对面,一瞬间又觉得自己是个多余的人,眼睛像是望不见底的幽黑深潭,透出丝丝寒气。

饶是阿精见惯了薛洋各种阴森森的表情,还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连抱着晓星尘的动作都有些僵硬。晓星尘感官素来敏锐,清楚地感觉到阿精的变化,正要开口时,听见薛洋开了腔。

“宋道长是要留下来吃晚饭?哎呀你瞧我……忘了你不用吃东西了。道长现在又不能做饭,这小瞎子还要留下来蹭饭?不怕我在饭里下毒?”薛洋铁了心要赶他们走,一刻也等不得。

兔子在阿菁怀里动了动,示意放他下来。他朝着薛洋的方向跑了几步,薛洋见状赶紧把晓星尘捞了起来。不料兔子后腿一蹬,结结实实给了他一脚。然后借着灵力护体,稳稳地落在地上。

“薛洋,休得无礼。子琛与阿菁远道而来,理应好好招待才是,你这是作甚?”

“道长,我又不会做饭……难道要我把你烤了招待他们?你踢得我好疼啊。”薛洋一脸痛苦地揉着胸口。

二人实在看不下去,又和晓星尘聊了一阵,因不愿再和薛洋待在一起,便去城里寻了客栈住下。第二天就启程去了云深不知处,姑苏蓝氏在这方面想必会比他们多些了解。

义庄终于只剩他们两个人了,薛洋觉得自己乐滋滋养兔子的义庄副本即将开启。但他忽略了一点,上天从来看不惯他开心。

他的兔子有点不太舒服。

薛洋不是会照顾人的主儿,更没养过四条腿的毛茸茸的宠物,他不知道该给兔子吃什么,晓星尘也不知道自己能吃什么。薛洋实在不忍心喂晓星尘吃草,就拿了一块苹果放到他嘴边。

“这是什么?苹果?”兔子尝试着咬了一小口。

“嗯,我最拿手的兔子苹果。”

“……?”不想吃了。

他又试着给晓星尘吃点心,被嫌弃太甜。好像汤汤水水的也不能吃,薛洋认命地叹了口气,提着篮子去了集市。他径直走到卖兔子的老伯面前,把人吓得一哆嗦。怎么这小混蛋今日不掀米酒摊子,不把人家的糖葫芦,改来找他的麻烦了?莫不是想换换口味?

“小公子可是要兔子?这只是里面最肥的,送给您了。还请您看在我这一把老骨头的份上……”老伯在为保住自己的摊做着最后的挣扎。

“您这是什么话,”薛洋赶紧打断他,“我怎么能要您的兔子呢!我来是想请教您,兔子要怎么喂。”这话听着像是出自君子之口,但也就骗骗看不见的晓星尘了。薛洋一脸的不耐烦,对着人无声的说了句话:“问你什么说什么,多说话就割了你的舌头。”说完还拿着降灾冲人比划了几下。

他详细地询问了兔子的习性和饮食,又让人给准备好一堆干草,鲜草,又去别的地方买了些果蔬。要付钱的时候,就把钱袋里的钱拿出一些,晃一晃,再把钱倒回袋子里。买东西的人不愿给,卖东西的也不敢收,只不过是给晓星尘听个响儿罢了。

薛洋提着满满的篮子走上了去义庄的那条小路,一对兔耳朵从他的衣襟那里伸了出来,刚露出一个脑袋,就被一把按了回去。“老实待着,仔细掉下去。”于是兔子又缩了回去,但想说的话还是要说。“你今天倒是行为规矩,做的不错。”晓星尘的声音隔着一层布料传来,声音不大但是薛洋听得很清楚。薛洋竟有几分不好意思,寻思着下次要不要给一回钱。

薛洋觉得自己把这辈子仅有的耐心都用在了晓星尘身上。晓星尘逼着自己吃了点草,薛洋又给他切了一小块苹果,一小块胡萝卜,等他吃完又给他把毛上沾的汁水擦干。薛洋伸了个大大的懒腰,“道长,我们去休息吧。”

兔子默默后退了两步。“我……我还是去睡棺材吧。”

“别呀道长,一起睡呀,我又不会把你怎么样。”

他一把捞起试图逃走的兔子,向床的方向走去。



下一章床上聊天……


















评论(3)

热度(14)

  1. 薛洋的糖葫芦i苡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