苡禾

一条咸鱼……

【晓薛】他的猫(上)

现pa    
小星星和洋洋都保留前世记忆
时间线相当混乱……

晓星尘养了一只猫。会给下班回来的他叼拖鞋,能帮他看家,能管住自己的爪子不破坏家具,如果忽略食量问题,堪称是一只完美的猫。

猫是他捡来的,捡它的日子晓星尘记得很清楚,或者说一辈子也忘不了:他在那天参加了薛洋的葬礼。

—— 过 去 时 间 线 ——

当他透过摇曳的烛火看着照片里的薛洋时,才反应过来,他恨他入骨,本不该来的……算了,怎么说他也是为了救他才搭上了性命。至于薛洋为什么要在车撞过来的一瞬间推开他,晓星尘到现在也想不明白。

晓星尘送完薛洋最后一程时已近傍晚,回去的路上一直神情恍惚,连雨丝落在身上都没察觉。雨越来越大,总算是浇醒了他。晓星尘回过神来,加快了脚步。他觉得有人跟了他一路,走到楼下时突然回头,那小东西没躲伶俐,暴露在了路灯下。

是只黑猫。许是饿了,来向他讨食吃的。晓星尘平日里倒是有给流浪狗流浪猫喂食的习惯,而现如今他身上没什么吃的。“我没带吃的,别跟着我了,找个地方避雨去吧。”那猫仿佛听懂了一般,果真不再跟着他,消失在茫茫夜色里。

晓星尘到家时几乎淋了个透,屋漏偏逢连夜雨,手里的钥匙偏偏怎么也打不开门了。他仔细地看了看那串钥匙,和自己的钥匙差不多,只是细微之处略有差别。他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过了一会,仿佛是下定了决心,拿着钥匙插进对面门上的锁孔缓缓转动,打开了对面的房门。

这里曾是薛洋的住所。他和晓星尘再次相遇后,想方设法地搬进了这里,和他做了邻居。晓星尘不怎么放心薛洋,前世把杀人炼尸当做乐趣的十恶不赦之人,哪那么容易做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薛洋像是知晓他心中所想,跑过来送了这把钥匙给他。

——————过去的过去(过去完成?)——————

“你可以随时来我家,检查一下我有没有私藏管制刀具,贩卖毒品,杀了人藏在冰箱里……”

晓星尘一天不收,他一天得在他耳边重复八百遍。晓星尘无奈之下收了那钥匙,却一次也没有用过,他既然这么说了,那屋里显然是找不出什么的。

他不想同他再有什么瓜葛。

然而事实证明,“不再和薛洋纠缠”这个想法不过是晓星尘一厢情愿而已。

“晓星尘,这个老太太又忘了自己家在哪了,你把她送回去吧。”晓星尘不能不去。

“晓星尘,这小丫头的风筝落在树上了,你去帮他拿下来。”他看着哭成花脸的小姑娘叹了口气,挽起袖子准备去爬树。“等等,你就穿着这个去?”薛洋盯着晓星尘的白衬衫。“没事的。” 他素来喜欢穿白色,衣柜里少有颜色鲜艳的衣服,穿哪件都一样,到时候洗一洗就好了。“算了,我去吧。但是你要帮我洗衣服。”

他不等晓星尘回话就三两下爬上树去,捡回了那个蝴蝶风筝,身上一点土也没沾。

——————过去完成式的回忆结束——————

晓星尘思及过往种种,言犹在耳,却已是物是人非。第一次踏进这间屋子,竟是在房屋的主人不在了之后。

他脱下身上的湿衣服,找了件薛洋的衣服换上。衣服既不合身也不符合他的风格,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他知道前世的薛洋扮他扮得极像,他对他也算了解,如果他还在的话,现在会做些什么呢?

晓星尘摸了摸兜,令他意外的不是摸出了几颗糖,而是这糖是他给薛洋的。他总是不好好吃饭,把胃整出了毛病也不知悔改,又抱着药碗不撒手,说什么也不肯喝下去。晓星尘本来觉得自己把他送到医院已是仁至义尽,此时却伸出手去,掌心里静静地躺着一颗糖。那时薛洋的眼睛里,有光一点一点地亮起来。

他剥了那糖纸,尝了那颗并不算很甜的糖果,

然后点燃打火机,烧了那张糖纸。“再见,薛洋。”

晓星尘在沙发上凑活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就找来了开锁公司。拿了个面包匆匆忙忙地出门,结果在楼下又遇到了那只黑猫。虽说黑猫都长得差不多,可不知为什么他就是觉得是昨天跟着他的那只。

“昨天跟着我的是你吗?小家伙?”黑猫看起来像是只野猫,但并不抗拒晓星尘的触碰。晓星尘给了它一点吃的,因为赶时间上班,并未多做停留。

评论(2)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