苡禾

一条咸鱼……

【晓薛】他的猫(中)

ooc慎入
时间线依旧混乱…

那猫似乎是盯上了他。

晓星尘每天上下班的时候都能看到它,如果赶上它心情好,出去散步时它还会陪他走走。小家伙长得瘦瘦小小,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晓星尘看不过去,会给它带些火腿肠猫饼干之类的小食品。时间一长,小黑猫就被一双双饥饿的眼睛盯上了。这天晓星尘前脚刚走,一群野狗就围住了正在吃早饭的猫。

它懒懒地抬头看了它们一眼,眼里流露出的凶光像一头恶狼,随即又低下头去吃它的东西。为首的那只狗显然没把一只猫放在眼里,见它不走,便朝它扑了过去。那猫在它扑过来的瞬间咬住了它的脖子,任它怎么动也不松口,借着不怎么锋利的爪子挂在了狗的身上。等它终于把那猫甩下来的时候,脖子上多了个冒血的窟窿,因为失血过多很快就一命呜呼。

剩下的见势不妙,一拥而上。那猫刚刚几乎耗尽所有的力气,又被那狗咬了几口,极为不甘地看了看晓星尘给的食物后,选择了逃跑。

晓星尘下班回来,正好赶上几个邻居商量着把草丛里奄奄一息的猫扔掉。黑猫本来就被人觉得不吉利,何况眼下这只还满身是血,金色的瞳孔隐隐透出血色,盯得人毛骨悚然。

“怎么说也是一条性命,几位不如让我把这猫带回去。”晓星尘急忙上前,阻止了伸向那只猫的棍子和拿着塑料袋的手。

“我不在意这些,我做不到见死不救。”晓星尘的声音一贯的温和而又坚定,不听邻居们的劝告,抱起那只猫上了楼。

是抛弃你的主人住在附近你才久久不愿离去吗?你在这里徘徊不去,到底是在等待什么呢?怎么这样固执啊,就算搭上性命也在所不惜吗?

那猫的生命力倒是顽强,养了几天捡回了一条命来。它在晓星尘家住的相当适应,养了一个月,伤口慢慢结了痂,被扯掉毛的地方也长出了新毛。原本瘦小的它被晓星尘喂的圆润了起来,一身皮毛黑得发亮。晓星尘在家看书的时候,它就趴在他腿上打盹,他修长的手指不时挠挠它的下巴,揉揉它肚子上仅有的一点白色绒毛。

晓星尘又梦到了那一天的场景。

“晓星尘,你不能去!”薛洋一把拉住要去帮朋友除邪祟的他,“你自己的魂魄本来就不稳,还要去多管闲事,不要命了?!”

“放开我!我的事情与你何干?”他甩开薛洋,气呼呼地站在路边打车,一辆失控的车直直撞向毫无防备的他。命里的劫数总会到来,无论如何也逃不掉。“晓星尘!”薛洋推开晓星尘,自己被撞飞了出去。

“你为什么这么做?!”晓星尘抱着怀里渐冷的身体喊到。“欠你的命,还你。”薛洋嘴角微微上扬,“你魂魄不稳,这次叫你躲了过去,以后就没这么幸运了,自己小心吧。”


缠了他两世的薛洋已死,他似乎可以从前世的梦魇中解脱了。但其实晓星尘在那之后,便沉入了更深的泥潭,他觉得薛洋还活着,不可能就这么死了。薛洋活着的时候,他对他只有难以消解的恨意,其他的东西被尘封在仇恨的坚冰之下;现如今,他对他的恨随着他的死而消散,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逐渐解冻,把他吓了一跳。


一阵猫叫吵醒了他。晓星尘从梦中惊醒,冷汗浸透衣衫。自家养的猫坐在枕头旁,可能是看他不对劲才把他叫了起来。晓星尘摸了摸它的头,“谢谢你,阿洋。”


晓星尘一直记得猫重伤那天的眼神,像极了那个人。后来养它的时候,发现它的性子也同他有九分像。于是晓星尘笑着对那只猫说:“我也不知道你的名字,以后唤你阿洋,可好?”猫咪高冷地喵了一声,算是认可了这个名字。


小星星喜欢捡东西的习惯还是没改呀~

评论(7)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