苡禾

一条咸鱼……

【晓薛】他的猫(下)

分不清现在过去,想到哪写哪……
为什么一个正经的开头和一个神奇的结尾会同时产生?

薛洋想不到自己能再遇到晓星尘。前世宋岚虽然将晓星尘的魂魄养了个七七八八,勉强入了轮回,到底是不如完整的魂魄,命中当有一劫。薛洋用了八年的时间研究如何补魂,对这些事再清楚不过。

他不能再看着晓星尘死一次了。一时也没有一劳永逸的办法,只能尽可能多的待在晓星尘身边,静观其变。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以命换命罢了。薛洋没指望晓星尘能给他好脸色,可是后来……晓星尘居然又给了他一颗糖。

这算什么?他暗自嘲笑晓星尘不长记性,就好像只要他收敛自己的恶行,装得乖巧些,他就会原谅他一样……他真的可以被原谅吗?

只可惜还没等他得出答案,他就把命赔上了。薛洋既保留着前世记忆,这一世又寿数未尽,没地方愿意要这个棘手的魂魄,迟迟没人来收。他在晓星尘身边晃悠了几天,还是觉得不放心,竟误打误撞地钻进一具将死的黑猫的身体里,毫不费力地吞噬了它的魂魄,还被晓星尘带回了家。

其实做一只猫挺好的,做晓星尘的猫更是捡了个大便宜,薛洋一边躺在沙发上晒太阳一边这样想着。“阿洋,来吃鱼。”晓星尘端着刚做好的糖醋鱼从厨房出来,柔声唤着他的猫。薛洋懒洋洋地跳下来,迈着从容的步伐向餐桌走去。

晓星尘把鱼上的配料拨开,夹了一块鱼肚子上的肉,仔细地去了刺,放进薛洋面前的小碟子里。薛洋尝了尝,觉得晓星尘的手艺好了不是一点半点,当然了,要是再加点酱汁和辣椒就更好了。

晓星尘的生活极为规律,晚饭后会看一会新闻和天气预报,安静地读一本书。薛洋到来后就打乱了这种生活,他一旦闲得无聊,就去闹晓星尘。轻轻地跳上沙发,然后稳稳地扑掉晓星尘的书,扎进他怀里滚来滚去,有时控制不好力度,扑下来的时候还会碰倒他的茶杯,水溅得到处都是。

无非是欺负他好性子。那傻子又不会生气,只是提着后颈把薛洋拎到一边,动手收拾那一片狼藉。在那之前还会问他:“有没有烫到你?”然后看着薛洋被水沾湿的毛,又做出了决定。

“去浴室,给你洗个澡。”

“喵?!”我不同意!薛洋开始往沙发底下钻,还没等钻进去就被晓星尘拖了出来。到底是自作自受,

被“强行”洗了澡。但他也不是吃素的,不仅洗澡的时候甩了晓星尘一身水,出来以后又在干净的地面上留下了一排排脚印。

不知为什么,明明晓星尘自身条件相当不错,却没有成家的打算。如果不是那个坏事的人,薛洋几乎以为他会和猫过一辈子了。

那是很普通的一天傍晚。晓星尘带着自己的猫出去放风。薛洋在屋里闷的久了,一出来看什么都觉得新鲜。忽然察觉有人挡住了去路,他抬起头来看着面前这个江湖骗子模样的人,心中警铃大作,怕是来者不善。

下一刻果然看见那人朝晓星尘走去。“小伙子,你这猫身上有些妖气,怕是会对你不利。”我是占了这猫的壳子,哪里有妖气?话可不能乱说!晓星尘显然也不信,“我养了它这么久,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就是有,我也相信它不会害我。”“阿洋,我们回去。”那半吊子道士见晓星尘要走,朝着薛洋抛出了张付。是不是妖邪,试一试就知道了。

那符贴在薛洋身上像贴了张纸一般,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怎么会?!”那人怀疑自己的符出了问题,

伸出手来隔空去探他的魂魄。过了半晌才收回手来,

“原来如此……我之前以为是你弄得他魂魄如此虚弱,现在看来,竟是你在护着他么?”算你识相!薛洋难得大人大量一回,懒得和他计较,只是怕晓星尘看出什么端倪。

他跑过去蹭蹭晓星尘的裤腿,也不理那道士,带着晓星尘回了家。他本以为这就是个小插曲,糊弄一下就过去了,哪成想这只是个开始。

晓星尘何其聪明,私下里找那人问了个究竟,然后像往常一样回了家。“阿洋,我给你带了礼物。”

是个做工极为精巧的铃铛。薛洋不想带这种东西,晓星尘的态度却异乎寻常的坚决,好吧好吧,不就是带个铃铛吗,我带就是了。

他晃了晃脑袋,铃铛发出几声脆响。他听了这声音,一时感觉天旋地转,体内气息横冲直撞。一道白光闪过,那猫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恢复人形的薛洋,头上的猫耳朵却没消失,脖子上还挂着铃铛。尤其是薛洋发现自己还是光着的,真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晓星尘逼着自己把眼睛从薛洋身上移开,冷冷地开口:“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道长这么聪明,想必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吧?”薛洋浅浅一笑。

“我还是希望你能自己告诉我,完完整整地告诉我。”晓星尘靠近他,伸手抬起他的下巴,那双漂亮的眼睛像是要把他盯出个窟窿来。“薛洋,你救我的命,是想让我后悔,还是要我感激你?我需要你救吗?

待在我身边这么久,你看着我一直忘不了你,是不是觉得很有意思?”

“我没有……是又怎样?既然我变回来了,那就不陪你玩了,走了。”他挣开他的手,极力掩饰着慌乱想要离开。“衣服穿上。”晓星尘扔给他一身衣服。“衣服明天还你。”

“薛洋,说句实话有那么难吗?”他握着门把手的手一顿。“你为什么这么做,自己不清楚吗?”

“我是恨你,”晓星尘叹了口气,“但是我也很喜欢你。所以我更恨我自己。”

“你若有悔过之意,过去的事……我可以试着去忘记。至少现在我们都好好的。”晓星尘话音刚落,薛洋就扑了过来,可能还当自己是只猫,险些将晓星尘扑倒。

“你这话当真?以后可没有反悔的机会了。”

“当真,不反悔。”

评论(15)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