苡禾

一条咸鱼……

【晓薛】殒星

人物属于作者
  ooc属于我   
之前出了点问题,重发一遍

一粒大的白色的殒星
如一滴冷泪流向辽远的夜。

——何其芳 《爱情》 

      

       义庄又漏雨了。

      没人修补的房顶不堪重负,屋里到处都是积水。正趴在桌上睡觉的薛洋被滴在头上的冷水浇醒,但他只是抬起头来看了看,又挪了个地准备接着睡。自晓星尘碎魂后,他日夜研究补魂之法,常常一有头绪就顾不得休息,最近几日便是如此,实在撑不住了才趴在桌上睡一会。

       薛洋无意中压到那个锁灵囊,顿时没了睡意。他盯着它发了会呆,把它小心地放好,提着菜篮子出了义庄。打算先弄点吃的恢复一下精力,再去想那个新法子。

       义庄附近鬼雾缭绕,想必人杀得差不多了。薛洋啃完手里的苹果,把果核一丢,凭着他对此地的熟悉,在雾里如鬼魅般穿行。

       也许他本来就属于这里,终日与恶鬼亡灵为伍,不该奢望与明月清风为伴。

       薛洋回来时篮子装的满满的,有几棵青菜熬了这一段路已经变得蔫蔫的。薛洋嫌弃地把它们拎出来打量了一下,扔在了桌上。

        “晓星尘,这菜我可是挑的最新鲜的,是走回来后才变成这样的。你可别以为我像你一样傻,每次都被人骗。”

        “你再不起来,我就让宋岚把那些骗你的人都杀光,你就半点也不心疼你的好友?”

        晓星尘静静躺在棺材里,哪怕是一个字也不肯回答他。

        以前薛洋常常抱怨晓星尘做的粥喝的嘴里都快淡出个鸟来,轮到他自己动手时却连粥也懒得做。手头有什么就随便吃什么,偶尔才去远处的酒楼改善伙食。

        他一边吃着自己做的东西,一边看向漏雨之处,回想起自己指导着晓星尘补屋顶的场景。他当时明明已经恢复,却一点活也不做,全推给了晓星尘。薛洋表面上是在指挥,实则偷偷使坏,告诉晓星尘错误的位置,如愿看到他被雨水浇了个透,狼狈不堪。薛洋看到他这个样子,笑得直不起腰,晓星尘不知是他故意为之,听到他笑也忍不住嘴角上扬。

       晓星尘一头长发被水打湿,湿漉漉的贴在身上,他也不恼,仍旧是一副淡定从容的样子。就像是平时一般,让他做什么杂活都认认真真毫无怨言,仿佛是在做能拯救苍生的大事。

        薛洋最讨厌晓星尘这个样子,他总是在心里暗暗筹划,试图用他那些手段让晓星尘变得和他一样,至少别是这份做派。但他期待的那天真的来临时,他才明白,晓星尘得知真相时绝望崩溃,拔剑自刎,魂魄四散,都不是他想看到的。

        “晓星尘,你做的可真绝。那也不打紧,听说夷陵老祖重现于世,你等着,我一定能让他补好你的魂魄!”

        薛洋自信满满地去了,再也没有回来。

        他被苏涉带走时还剩一口气,苏涉拿了阴虎符后去给他挖坑,他最后一次望向那无边黑夜,看见一颗白色的殒星划过天际,似是被光灼了一般,他缓缓闭上了眼睛。

         十恶不赦之人自是无人怜悯,只有那颗殒星缓缓滑过,似是为他流了一滴冷泪。

         薛洋以为等待自己的是黑白无常,是炼狱火海,却没有想到会见到他。

         那人一袭白衣翩然,笑着看向他时眼里带着悲悯。

         是晓星尘。

         “阿洋,我回来了。”

         薛洋震惊过后很快冷静下来,他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人。

         “你这假扮人的功夫不到家啊,要不我教你几招?晓星尘不会这么称呼我,他恶心透了我呢,只怕对着我也笑不出来。”

         晓星尘知道一时半会说不清楚,他向薛洋伸出手,手里躺着一颗发黑的糖。

         “我把你的糖拿回来了。我曾经听过你的故事,你愿不愿意听我讲个故事?”

         然后晓星尘就讲了那个薛洋至今仍觉得荒诞的故事。

         传闻说,南斗注生,北斗注死。

         北斗星君眼看到了该卸任的年纪,他早就选好了继承人。长夜寂寥,他所管辖的小仙多半耐不住寂寞,不是打瞌睡就是溜去人间玩耍,只有一颗星星从来都是按时出勤。那颗小星星觉得盯着人间看很有意思,尤其是看他每天都在看的一个小孩子。那小孩子长的很可爱,但好像没有家,从小流落街头,这才方便了那颗小星星观察,时间长了小星星发现,那孩子很喜欢看星星。我看他的时候他也在看我吗?小星星觉得很好玩。

        但是好景不长,小星星刚看了一两年就伤心地发现,那个小孩再也不看星星了。他断了一根手指,眼里不再倒映出星星,只能看见一片深不见底的漆黑。小星星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一点点沉入黑暗而束手无策,他还太小,没有什么法力。

         这时小星星知道了北斗星君要让他继承他的位置,他觉得有了点希望,如果他成了星君,偷偷救一个人应该不是问题。偏偏和北斗星君素来不和的南斗星君察觉了他的凡尘俗念,告了他一状,小星星被罚去人间历劫。南斗星君管生,这劫须由他来定,还不知道要怎么折腾。

         北斗星君知道后也没阻止,他知道南斗星君给小星星设的劫恰是薛洋,心道也是一件好事。这么一来,他若渡了劫,想必会对薛洋恨之入骨,方能好好做他的星君。

          “你若成功渡劫归来,就是下一任星君;若是渡不了,就在人间灰飞烟灭。看你的造化了。”

         小星星既入尘世,即更名星尘。

         这才有了后来的一切。

         晓星尘果不辜负老星君期望,他心系苍生,逢人有难便垂手相助,坚守本心,至死无悔。

         晓星尘的碎魂化作点点星光,渐渐凝成一颗星星,直奔天宫而去。不久之后,继任北斗星君。他的记忆恢复后,知道了薛洋就是他一直看着的那个孩子,心里五味杂陈。

        北斗星君不能插手人生前之事,晓星尘便在薛洋死后前往地府等候。时隔八年,终是能与他再次相见。

        听晓星尘说了这么多,薛洋半信半疑。他想了想,小时候自己除了喜欢糖果,好像是喜欢看星星的。

        “晓星尘,你劫都渡完了,还来找我干什么,找我报仇?”薛洋的声音有些颤抖。他离他那么远,却让他有不该有的奢望,就像是所有他想要的一样,譬如星星,譬如糖果。

         “自然是……找你给我赔罪。”晓星尘轻笑。

         晓星尘以“此人助星君渡劫有功”为由,给薛洋挑了户好人家投生,随后在薛洋额上落下一吻,“这样不管你在哪我都能找到你。”送他入了轮回,偷偷保留了他的记忆。

         整个仙界都知道,北斗星君喜欢去人间“体察民情”,在天宫常常找不到他。而看上去不沾俗世烟火的仙君,正抱着个笑起来有一对虎牙的少年,艰难地想要处理卷宗。

      
  

北斗星君好像是七个人……

每写一句都觉得很熟悉,是看多了文把别人的话搬来了吗……
         
        

      

评论(6)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