苡禾

一条咸鱼……

【晓薛】相逢未晚(二)

大概是个温柔的故事……至少现在是。

如果你遇见从前的我,会不会原谅现在的我

眼前的村庄看上去有些破败。白雪掩映之下,为数不多的几座瓦房与陈旧的草屋交错杂陈,像是从一片荒草地里冒出的蘑菇。

近来村里有些热闹。一位不知从何处来的白衣道长,成了村民茶余饭后的主要谈资。

“你听说了吗?那位道长这几天一直在村子里帮忙,不要任何酬劳,好像会在这待上一段时间。”男人补好了房顶,向着正在织布的女人说道。

“我今天在村后那棵老槐树那看见他了,当真是仙风道骨,玉树临风。”年轻的姑娘同女伴私语,俏脸上染上一抹红晕。

被众人议论的晓星尘此刻正在搭好的草棚里静坐,守着旁边那座刚修整好的无名坟冢。他站起身来拂去肩头细雪,根据霜华的指引……那人的转世应该就在这附近了。“当真要如此做吗?”他攥紧垂在身侧的手,失神了片刻,未曾注意到树后一闪而过的黑影。

村子后面是一座废弃的破庙,里面阴暗潮湿,墙皮脱落了大半,看上去隐隐有倒塌的危险。年纪相仿的小乞儿们把几个破旧的蒲团拖到墙角,挤在一起取暖。庙里刚有了点热气,门就被人从外面踹开,十几双眼睛一齐看过去,只见一身黑衣的小乞丐拖着只带血的鸡,大摇大摆地走进来。

“看什么看!再看挖了你们的眼睛!出去管好自己的舌头,别乱说话,明白没?!”那孩子浑身脏兮兮的,却遮不住一张可爱讨喜的面孔,尽管说出的话让人听了遍体生寒。

他从已经看不出本来面目的佛像后面拿出木柴和铁签,麻利地把鸡收拾好,动作之熟练,一看就是之前做过很多次。香气慢慢扩散开来,角落里的人只是闻着味儿咽口水,不曾靠近半步。一会功夫那孩子已经啃完一个鸡腿,他吐出一块骨头,冲那些人甜甜地笑道,“没你们的份。”

而后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转了转眼珠子,向着其中一个小乞丐招手,“你,过来。”小乞丐犹犹豫豫地走过去,在距离他几步远的地方停下。黑衣服的孩子抛给他小半只鸡,“饿了吧?送给你吃的。”小乞儿稳稳地接住,像是怕他反悔,狼吞虎咽一阵,也不管吃下去的是不是包着砒霜的诱惑。

他不等人吃完就开了口,“好不好吃?商量个事呗~我教给你偷鸡还能不被人抓住的方法,你得手之后我们平分,怎么样?”

“不行……会被抓住的……他们会打死我的……”小乞儿惊恐地说着,连连摇头。黑衣服的小孩有些不耐烦,“不会的。你看我什么时候被抓住过?”说完又露出一对小虎牙,“你要是不去,我就去告诉他们之前的鸡都是你偷的,你看看你拿在手里的是什么?你以为你能躲得过去?”

“到底要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他说完便不再理会他,捡了捡剩下的肉,和带着肉的骨头一起给墙角的小乞丐们扔过去,饶有兴味地看着他们争抢着为数不多的食物。他就是喜欢给别人出些两难的问题,再看着人纠结一阵后选择那个令他满意的选项。

“我去……你要保证我不会被抓住。”小乞儿无奈地开口,他有些动摇,如果他真能得手,这个冬天会好过很多。“放心吧~”那孩子从如何爬房顶哪里做落脚点最合适讲到刀从哪里刺进去鸡断气最快,不可谓不详细,无端让人生出些信心来。

“为什么要白天去?”

“他们肯定认为贼是晚上去的,一入夜就得在鸡窝边守着。倒是白天会让他们放松警惕,顶多拴只狗在边上,那就好办多了。”他把身上穿的黑衣服脱下来递给他,“穿这个去,你那衣服太显眼了。”说完嫌弃地接过补着五颜六色补丁的旧衣。

结果他们预计失误,鸡窝边没拴着狗,倒是藏了个晓星尘。

原是近来村里的东西屡屡被盗,那贼又十分狡猾,怎么也抓不住,村民们无奈,只得向那位热心的道长求助。晓星尘自是应了下来,想着先去新近被盗的鸡窝那里找找,结果刚到就听见里面有动静。

“还是个孩子?”晓星尘微微蹙眉,还以为会是什么难对付的盗贼。好好的孩子怎的就成了惯偷?他马上出声阻止,“住手。”那孩子吓得一僵,慌不择路,竟是撞到了晓星尘身上。……就这种身手,怎么可能多次作案还不被抓到。

他也没想那么多,看向那个孩子,“之前偷东西的是你吗?为什么要这么做?……薛洋?!”眼前这个小孩面上瞧着同前世的薛洋有几分相似,加上又穿着一身黑衣,晓星尘把他认做薛洋也不是没有道理。等他反应过来时霜华已然出鞘,横在了小孩的脖颈上。

“别杀我……不是我偷的……真的不是我。”那孩子浑身发抖,哭得说不出完整的句子。……这性子倒是一点也不像。“你还撒谎!人赃并获, 你还有什么可说的?”晓星尘像是回忆起了什么事情,声音听上去颇为痛苦,“薛洋,休想再骗我。”

“我不是薛洋……”小孩子仍是哭,不由自主得向着晓星尘身后望了一眼。晓星尘察觉到他的小动作,朝他看的方向扫了一眼,霜华微微闪着光,也在指示那个方向。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也顾不上这个小贼了,立马御剑而去。

其实薛洋一直趴在远处的房顶上观察情况,还不时发表着见解。

“晓星尘就是蠢,人家求他的事从来不知道拒绝,大冷天的还出来闲逛,修个仙就比别人抗冻?”

“啧,看见仇人居然没一剑捅上去,真是好修养啊,这次还指望谁审判我呢?”

“来得倒快。”来得是真的快,等薛洋反应过来,晓星尘已经到了他趴着的屋顶下面,想跑也来不及了。他试着悄悄爬下去,不料脚下一滑,竟是滑了下去。他暗道不好,如今他既无灵力,又是小孩子的身体,怎么着还不得折个胳膊断个腿。

晓星尘心里没来由的一慌,等他反应过来,已是稳稳地接住了薛洋。

“就算我会认错,霜华也不会认错。你可算到了这点?我抓住你了,薛洋。”

这章讲了点啥呢,大概就是洋哥用烧鸡贿赂一个和他长得有几分像的小乞丐,鼓动他去偷鸡,让小星星误以为是薛洋的转世,刺探他会不会拿霜华把他捅个对穿。后来小星星顺着霜华指引还是抓住了洋洋。

一边下雪一边刮特别大的风真的是十分寒冷了(亲身体会),洋哥小时候是怎么做到在无家可归的情况下还没被冻死的呢……(心疼)

评论(2)

热度(28)

  1. 薛洋的糖葫芦i苡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