苡禾

一条咸鱼……

【晓薛】相逢未晚(三)

是个甜文你们相信我……

三.再逢(我是个小题目)

晓星尘怀里抱着的孩子搂住他的脖子,眼睛里满是惊恐与慌乱,瘦小的身子微微颤抖,如果忽略他一点也没加快的心跳,倒真像是个被吓坏的普通孩子。

“白衣哥哥是神仙吗?谢谢你救了我~”薛洋垂头掩去眸中一闪而过的狡黠。觉得戏做得不足,又偷偷拧了自己几下,见实在挤不出眼泪来才作罢。

“薛洋,想不到你还是如此作为,”晓星尘回过神来,声音冷得仿佛结了层霜,“当真是不知悔改!”他抱着薛洋的手臂有些僵硬,一时抱也不是扔也不是。

“我是叫薛洋没错,但我不记得神仙哥哥呀~你认识我吗?”薛洋也不装作害怕了,毕竟他只需晓星尘相信他没有前世记忆,演的太过倒显得刻意。

他在晓星尘怀里扭了扭,示意放他下来。“我既没有家也没有爹娘,就不劳烦白衣哥哥送我回去了。”说完拍了拍蹭在晓星尘白衣上的灰,转身就走。他料定晓星尘不会轻易放他走,不想竟预判失误。

“等等!”晓星尘看着那瘦小的身影越来越远,鬼使神差般地开口,等人停下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叫晓星尘,你要是有什么难处……可以到村东的柳树旁找我。”“知道了。”薛洋在心里嗤笑一声,我不仅知道你的名字,还知道你是个爱心泛滥,对自己的仇敌都心慈手软的傻瓜!

晓星尘刚刚说了句没过脑子的话,现下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他本该杀了他的……明知薛洋满口谎言惯于伪装,还放这个潜在的祸患离开,若真出了什么事,岂不是自己的罪过。他的指甲刺破掌心,血顺着霜华的剑柄滴落,雪上绽开一朵朵红梅。但他要是真的没有前世的记忆呢?这时他的手上还未染上鲜血,杀一个无辜的小孩子……自己同那恶徒又有何不同?

“若能在他尚未铸成大错之前,教他明辨是非,让他感受到人世间的善意,会不会有不同的结果?”所以他才会说出那句话,从现在开始他就得仔细看着薛洋,且走一步看一步吧,晓星尘这样安慰自己。

这是一年里最冷的时候,雪下了又停停了又下,水缸里的水冻得比石头还硬。第五次试图砸冰煮水失败后,薛洋的火气压不住了,想一把火点了这里。到时候别说是一缸冰,就是砖瓦也给你烤的外焦里嫩。可一想到会引来晓星尘,薛洋就硬生生地把这个念头压了下去。他为了不被晓星尘抓住,近来颇为安分,如此一来直接导致他的伙食质量下降,之前圆润可爱的小脸蛋开始消瘦下去,露出一个尖尖的下巴。

他不闹出什么事来,晓星尘也不会来找他,算起来,二人已有半月未见了。

他想起晓星尘说有困难可以去找他,他知道他并不是说说而已,正人君子嘛,那得言出必行。他现在快饿死了,算不算是难以克服的难处?

薛洋裹上了自己所有的衣服,一出门还是冻得不行。他一口气跑到了村东,看到的场景却让他从头凉到脚。

晓星尘还是坐在几根杆子一块破布搭起来的草棚子里,看上去穿的很单薄,仿佛风一吹就倒了。隔着段距离看过去,脸色苍白地毫无血色,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好像是睡着了一样,又好像是……

不会冻死了吧?

薛洋的脑子里闪过一幅画面:面覆白绸的白衣道长静静地躺在棺材里,不管他恶狠狠地说什么都一声不吭。这就是所谓的惩罚吗……要是每一世晓星尘都会死,他做的一切还有什么意义?这可真是……最诛心的惩罚了。

他朝晓星尘跑过去,不小心滑倒在雪地里,仿佛没有痛觉一般爬起来继续跑,到了他面前却又迟疑的不敢去碰。犹豫再三,终是慢慢地伸出手去。

我知道很短但是我好困……明天再补一章吧

评论

热度(39)

  1. 薛洋的糖葫芦i苡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