苡禾

一条咸鱼……

【晓薛】黎明之前01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明的存在吗?

如果真的有神明的存在,那么我们这些拼命生活的人就不会有不幸了。

至少天使从来没有对我衷心地微笑过。

一次也没有。

……

这个世界上是有神明的存在的,我相信了。

           

            ——《名侦探柯南》 

医生星&小混混洋

ooc预警

只得到了一点灵感,为了凑成一篇文扯了很多,到后面可能会很狗血。。。

“医生医生,快来给我们老大看一下!”几个小混混吵吵嚷嚷地扶进一个人来。


正在给病人诊治的晓星尘被人打断,微微皱了皱眉。


“请维护医院的秩序,还有这么多人在排队,你们先去外面等一下吧。”晓星尘用温和的声音劝阻。


“先来后到是不错,但凡事也得有个轻重缓急是不是?小病小灾可以等,医生要是再不救我,我可就要死在你们医院了。”被他们扶着的黑衣男子突然出声,从他苍白的脸色看确实伤的不轻。


晓星尘无法,只得找了同事代替自己,他随着那群人来到诊室。他把那群小弟模样的人都请了出去,把注意力都放在眼前的人身上。


“叫什么名字?”晓星尘脱下他的黑色外套。



“薛洋。”


“年龄……这是怎么弄的?”黑色外套染了血也看不出来,晓星尘察觉不到有多严重。如今薛洋里面的衣服已经和伤口粘在了一起,晓星尘小心翼翼地拿剪刀慢慢剪开。腹部刀口很深,幸而未伤及要害。


“21……嘶……至于怎么弄的,这也是医生需要了解的内容?”



晓星尘不答。


“告诉你也没什么,就是打架动刀子留下的呗~哎,你轻点啊!”薛洋委屈地咧嘴,露出一对小虎牙。明明像个未成年人啊,怕不是谎报年龄吧,晓星尘想。


薛洋看着晓星尘给他消毒,上药,包扎,那双漂亮的眼睛写满了专注认真,那双白皙的手灵巧地动作,薛洋只顾盯着人家看,一时连疼也忘了。



“好了。注意伤口别沾水,不要吃刺激性食物……薛洋?”这时候都能走神啊?晓星尘记住了他的名字。



“嗯?”薛洋回神,露出一个仿佛没睡醒的的迷糊表情,让晓星尘生出一种想要揉他脑袋的冲动。


“那我走了,晓医生~再见。”


“还是不要见了吧,医院不该是你常来的地方。”


“难道只能在医院见到你啊?你又不住这儿。”


晓星尘见他的衣服染了血不能穿,便从办公室的衣柜里找了件自己的衣服给他,带着晓星尘身上独有的淡淡清香。


薛洋穿着晓星尘的衣服走出医院,心情一下就好了起来,还即兴哼了段自创的小曲。


走着走着又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神阴鸷,与方才判若两人,怕是与身上的伤有关。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薛洋作为一个小流氓,只想尽快解决这些恩怨,就带着手下一次次上门挑衅。怎奈对方还算有些势力,总是让薛洋旧伤未愈,再添新伤。


于是薛洋与晓星尘的第二次见面仍旧在医院,还有第三次,第四次也是。而且每次来都去找晓星尘。


看病找个长得好看的医生还能缓解疼痛呢不是,而且技术也不错。薛洋如是想。重要的是他可以不用挂号,直接在晓星尘的办公室等。

“你怎么又来了?伤到哪了?”晓星尘急急忙忙赶来,心疼的同时还有点头疼。


薛洋正翘着二郎腿吃着晓星尘放在抽屉里的糖,糖纸胡乱丢在桌上。见他来了立马正襟危坐,像个偷吃糖果被抓住的孩子。

“放心吧,这次没事。就是路过医院来看看晓医生,你可不要过度操劳啊~”

“你不来我的工作还是很轻松的。”晓星尘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听了他的话轻轻笑了起来,尽管经历了一天的工作,也感觉没那么累了。


“少吃糖吧,要不你就得去看牙医了。我认识很好的牙医呢,给你介绍一个?”


“不要。我只要你给我看。想到晓医生会对别人也这么温柔就觉得很嫉妒呢~”


“别闹。”晓星尘脸红起来,一直红到了耳根。


是不是玩笑只有薛洋自己清楚,晓星尘也只能把它当做一个玩笑看待。那些不能公之于众的莫名情愫,只能打着玩笑的借口才得以宣之于口。


“下班后有时间吗?去我家坐坐吧,嗯……把衣服还给你。”薛洋眼巴巴地盯着他。


“好。” 晓星尘本来想说送给你了,看见他的眼神又不忍拒绝,怕他多想。

 

“那我们走吧,又没有病人来,提前下班啦~”薛洋伸出爪子意图将晓星尘拖走,最后还是被晓星尘哄着等到了下班。

“坐我的车吧。”

“晓医生日子过得不错啊~是不是收红包啦~”

薛洋坐在车上也不安生,一会捏捏座椅,一会左按右按,觉得坐得贼舒坦。


“这车是我父亲送的礼物。我本来不想收的,又不想再惹他生气。”晓星尘垂眸,长长的睫毛很好地掩饰住情绪。


“你一看就是个乖孩子啊,还会惹人生气?”薛洋十分好奇地打量他。“人好看性格也温柔,高学历还有待遇优厚的工作,这样的孩子就是拿来炫耀的啊~”小说里是不是还得配一个完美的女主啊,薛洋想着想着控制不住地笑起来。


“可能只是看起来吧,我从小就很固执,做事情总是一意孤行。选职业的时候与父亲意见不和,到现在他还在生我的气。”晓星尘不愿回想,转而又问薛洋:“你嘴这么甜,应该很会哄父母开心吧?”

“我是个孤儿,不知道父母是谁。但是孤儿院的阿姨们还是挺喜欢我的,还会给我糖吃呢~”薛洋想起幼时死抓着糖不放而被孤儿院的孩子打的事,在心底冷笑。

我就这样一点点把美化过的自己展示在你的面前,你喜欢这样的我,我到底该不该难过。只希望你看到我的真面目的时候,不要太讨厌我。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哪都是讨人喜欢的。”


“我也这么觉得。”虽然薛洋神态自若,但晓星尘怕他难过,还是悄悄转移了话题。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一会车就到了他家楼下。薛洋不知把钥匙丢到了哪去,现从门口的垫子下面拿了备用钥匙开了门。


打开门的那一刻,晓星尘的微笑凝固在了脸上,一点点碎裂开来。

猜猜星星看到了什么?

评论

热度(19)

  1. 薛洋的糖葫芦i苡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