苡禾

一条咸鱼……

【晓薛】黎明之前02

幼儿园文笔,ooc慎入
结局狗血(可能没有)

门口随意摆放的拖鞋,桌子上堆满的零食袋子和饮料瓶,地板上躺着的衣服和糖纸,无不显示着房子主人的……不拘小节。本就不大的客厅这么一折腾,显得满满当当。

“进来啊,别拘束嘛~” 薛洋把晓·看起来很拘束·星尘拉进家门。薛洋把沙发上的东西往旁边挪了挪,给晓星尘腾出一块坐的地方。

“你一个人住?”晓星尘问完后又觉得这是句废话,默默闭嘴。以垃圾食品代替三餐,作息不规律,不太讲卫生,晓星尘环顾四周,站在一个医生的角度在心里悄悄给薛洋下了诊断书。

“请你吃饭啊,想吃什么?”薛洋拿出手机划拉着准备点外卖。

“别点了,我给你做点吧。”晓星尘看着桌上的外卖盒子,有点无奈地说。

“你还会做饭?!”

“会一点。我不习惯吃外卖。”

厨房算是薛洋家里最干净的地方,东西少的可怜。橱柜里就剩了两把面条和几个鸡蛋,晓星尘煮了两碗面,上面放了两个糖心蛋,又添了基本的调味品就端上了桌。薛洋又给自己的碗里放了几根辣条,在糖心蛋里撒了勺糖,才心满意足地坐下吃饭。

“这才是真正的糖心蛋呢~你要不要来点?”薛洋话一出口,就看见晓星尘的表情从惊诧变成了惊恐。看在他给自己做了饭的份上,薛洋好心地放过了他。

吃完饭又顺带刷了碗的晓星尘实在看不下去,把薛洋的屋子里里外外收拾了一通。晓星尘收拾的时候,薛洋就趴在沙发上玩游戏,时不时和晓星尘聊几句。

“那个往左放放,再往右一点,往上一点……对,再往下一点。”

“……”

“你别收拾这么干净啊,好多东西我都找不着了。”

“……”

“你你你……手里拿的是我的……”

晓星尘仿佛被烫到一样赶紧松手。

薛洋说话风趣,一会开开玩笑,一会讲个小段子,逗得晓星尘拿扫把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你别说话了……”晓星尘坐在沙发上笑得一抽一抽的,薛洋看着被剥削劳动还那么开心的晓星尘,觉得傻得有点可爱,自己也笑得在沙发上打滚。

今天的夜来得格外快,晓星尘也到了该回去的时候了。

“我回去了,你早点睡,不要总熬夜。”晓星尘抱着薛洋给他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

“知道啦~快回去吧,路上小心。”薛洋穿着拖鞋送晓星尘下楼,目送着他的车子消失在夜色中。薛洋站在原地不动,黑夜中看不清他的表情。一阵凉风吹过来,冻得他一激灵。他方才从神游中清醒过来,慢吞吞地爬上了楼。

从那以后薛洋就不常受伤了,但是往医院跑的次数开始呈指数倍增长。薛洋把时间掐的很准,晓星尘中午休息的时候,晚上快要下班的 刚在办公室里坐下喝口茶休息的时候,就会看见门打开了一条缝。从缝里能看见来人黑亮亮的眼睛,在看到晓星尘后愈发亮了。

“快进来,站门口干嘛呢?”晓星尘骨节分明的手握着茶杯,与那白瓷杯融为一体。他轻轻吹了吹浮动的茶叶,声音如同那茉莉清茶般温润。

“医生,我头疼~”薛洋捏着嗓子发出那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少年音,凄楚地看着晓星尘。“我觉得可能是最近想得太多了。”

晓星尘倒是不起鸡皮疙瘩,但他是真头疼。

“想什么呢?”不知道重复过多少遍的对白。

“想你啊~”这话晓星尘听得多了,不想再发表什么感想。

门不知什么时候又被推开,又是个不敲门的主儿。能自由出入这里的,除了晓星尘自己和日渐熟悉的薛洋外还有一人,就是晓星尘的同事兼好友——宋岚。

“子琛来了。”宋岚母亲给他取的小名,晓星尘觉得顺口,一直叫到了现在。

宋岚是来送材料的。薛洋那身痞气的打扮,把这当成自己家一般的随便态度,看向自己时不怀好意的眼神,都让宋岚对这人没什么好印象。感觉有点尴尬的晓星尘给两个人做介绍时,宋岚只是微一点头,没有去握薛洋伸出的手。

宋岚还有工作,加上薛洋缠着晓星尘说话,宋岚很快就离开了。

“子琛不喜欢和人接触,别见怪。”晓星尘一脸歉意。“没事。”我早就习惯别人这种态度了。薛洋笑容不变,心里不知在盘算什么。

薛洋没等到晓星尘下班就离开了,说是还有点事情要办。到底还是不高兴了吧……晓星尘盘算着晚上做个小蛋糕给薛洋送去。晓星尘觉得薛洋很好哄,一个小蛋糕就能哄好,如果不行,就两个。

到了晚上晓星尘却没能联系上薛洋,他家的灯没亮,打电话也是关机。兴许是真的有事吧,晓星尘没太在意。明明他们才分开几个小时,他居然有点想他。

“下雨了呢。”走到楼下的晓星尘望向天空。他撑开随身携带的伞,却又想起薛洋。他那么不懂得照顾自己的人,很可能没有带伞,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地方避雨。晓星尘觉得以他的作风,兴许会冒着雨乱跑,说不定还会去他家找他,先回去再说吧。

此时的薛洋被人按在地上,眼里满是怨毒之色。“常慈安,背后偷袭算什么本事啊?”“你带着一帮人打残我儿子的时候就该想到会有今天!“没打死他就算是便宜他了,你当初断了我一根手指,我没要你们全家偿命就不错了!”薛洋挣扎着抬头,又被人扯着头发重重撞在地上。“凭你也想跟我斗?听说你和一个医生走的很近啊,今天先弄死你,明天扔你小情人门口!”

“你找死!”再凶猛的独狼碰到一群鬣狗也会力不从心,薛洋被他们捅了几刀后扔在雨里,黑夜会掩盖罪恶,大雨会销毁证据。

冰冷刺骨的雨水冲淡满地的鲜血,薛洋感觉自己的生命在一点点流逝。在他失去意思之前,看到了一双皮鞋。

“需要帮忙吗?”皮鞋的主人温柔的声音传来,他不能抬头,但觉得这声音异常熟悉。是谁?这是他晕过去之前最后思考的问题。

评论

热度(18)

  1. 薛洋的糖葫芦i苡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