苡禾

一条咸鱼……

【晓薛】相逢未晚(四)

原创人物即将出场……
写得好无聊,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四.相拥

在薛洋马上就要触碰到晓星尘的脸时,一只温暖的手握住了他微颤的指尖。他抬头看见晓星尘清亮的眸子,忽然就安下心来。

“你来了。”原来晓星尘并未睡着,只是在凝神修炼罢了。可一闭上眼睛,脑子里便满是前世与薛洋的种种纠葛,叫他如何集中精神?

薛洋悬起的心重重地落了下去,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眼睛怎么红了?”“啊?是风吹的,雪天太冷了。”他吸了吸鼻子,说得很小声,努力不让晓星尘听出声音里的哽咽。小孩子的身体真是麻烦,打不了架练不了法术也就罢了,偏生还有不少没用的软弱的情感。薛洋就在这种软弱情感的驱使下,生出了想要扑到晓星尘怀里哭的冲动。

一阵冷风吹过,吹走了薛洋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他打了个喷嚏。晓星尘看着薛洋冻得通红的小脸颇为自责,但他并不畏寒,身边也没有什么御寒的衣物,他想了想,伸长胳膊把人揽进了怀里。

“这样就不冷了。”晓星尘虽然穿得单薄,身上却挺暖和,薛洋觉得自己像抱了个大火炉子。

“道长哥哥为什么不会冷呢?”他很好奇那个女人用什么重塑了晓星尘的身体。

“大概是自小修仙,比普通人抗冻一点儿。”

“我也想不怕冷!道长哥哥可以教我吗?”薛洋血液里的作恶因子蠢蠢欲动,鬼道损身,他要学了这所谓的正派招式,再去割了那些背地里乱嚼舌根的人的舌头。

“……好。”就在薛洋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轻轻地吐出一个字。教他是想让他在独自一人时能够自保,他会担起看好他不让他作恶的责任。

“薛洋?”晓星尘低头一看,小家伙竟是在他怀里睡着了。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颤动,闭着眼睛的时候不见那股凶狠劲儿,只剩了乖巧可爱,任谁看了都会喜欢,想放在心尖上护着。

他不敢乱动,悄悄地盘算起要教薛洋点什么。首先他要去寻一段好木头,给薛洋削一把能拿的动的趁手的木剑……晓星尘的心情慢慢平静下来,总会有两全的办法的,来得及的。

薛洋素来警醒,晓星尘只是动了动有些麻了的胳膊就惊醒了他,他没立刻睁开眼睛,而是闭着眼睛装睡。他能感受到晓星尘胸口传来的热度,能感受到心脏有力的跳动……是活着的晓星尘……好像比死的要好一点。

直到肚子咕咕叫了起来,他才不情愿地睁眼,都忘了本来目的是来找吃的了。他满怀期待地看着晓星尘,“我饿了。”“先垫垫吧,一会带你去街上吃。”晓星尘端过一盘用灵力温过的点心给他。

“不甜。”薛洋嘟嘴,但还是吃了个干净。他闻到一股不同于点心香味的甜香,心中一动。“道长,这不会是村里哪位姐姐送给你的吧?!”

“是潇潇姑娘。她来送了几次,我不收又怕拂了人家一番好意。”不得了啊,连名字都记住了。那个女人他有点印象,她娘是个药罐子,为治病花光了家里的钱。几乎村里每户人家薛洋都光顾过,就这一家没捞着什么,空手而归。

“点心都让我吃了,就不是辜负人家的好意了?”

薛洋冷哼一声。

“走吧,带你上街去。”晓星尘不知道他闹得什么脾气,揉了揉他的头发,牵着人走了。

晓星尘自己没什么用钱的去处,那点钱全贴在了薛洋身上。请他吃了顿饺子,给他裁了身冬衣,买了床厚被子,本就不厚的钱袋彻底瘪了下去。

“算了道长,再买你就吃不上饭了。”薛洋抱着衣服紧紧跟在晓星尘身后。“以后你给人帮忙的时候也收点报酬呗,又不是不食人间烟火。”

“他们也不容易,举手之劳而已,怎能问人家要报酬?”还是像以前一样固执呢。

一个是心地善良饱受赞誉的道长,一个是被视为不祥之人的小乞儿,一黑一白两个身影走在路上颇为引人注目。晓星尘只是朝熟悉的人微微颔首,薛洋笑眯眯地吃着糖葫芦,心里却想着怎么用糖葫芦尖儿戳瞎那些人的眼睛。

薛洋没让晓星尘送他回庙里,那里那么多孩子,他如何管的过来。“要不是道长接济我,我可能就饿死街头了,不怕我以后缠上你?”

“有事尽管来找我便是,只是不要再给别人添麻烦了,也不许做坏事。”

“……知道了。”不就是要我放弃祸害苍生,只去祸害你一个吗……

“你不是想学剑法?明天来这儿,我教给你。”

评论

热度(22)

  1. 薛洋的糖葫芦i苡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