苡禾

一条咸鱼……

【晓薛】狼子野心(五)

       人物属于作者
       ooc属于我

       自从薛洋恢复原形后,一对狼耳消失不见,从外表上看和人族少年一样,便以府中无聊为由嚷嚷着要出去逛逛。

        “不可惹事,多加小心。”薛洋再三向晓星尘保证不会被别人识破身份,晓星尘架不住他软磨硬泡,思虑一番后只得同意。

        不能惹事,那别人招惹我应该不算吧……薛洋思考之际已经掀了几家因为“东西不和他胃口而招惹到他”的摊主的摊子。摊主欲同他理论时,他就扔下晓星尘给的足够买下数个摊子的银钱:

         “拿着这钱,去换个小爷我喜欢的摊子来。”摊主见有丰厚补偿,又怕惹事,便没有报官。

         薛洋似是找到了乐趣,每天都会顺手掀个摊子,再丢下一笔银子。 

         不出几日,官府与晓星尘倒是没听说什么,薛洋这位“不知姓名的生性顽劣的富家公子”在百姓中的知名度却越来越高。有人甚至假扮摊主,向薛洋索要钱财,自然是被薛洋狠狠教训了一顿,扔在了路边。

          一天薛洋正一边吃着糖葫芦往晓府赶,一边想心事。他以为那人得到消息便会来寻他,不想几天过去仍旧没见过那人。难道是他闹出的动静不够大么?

          “左护法留步。”角落里转出个人来。

          “少主终于来了。还以为少主忘了我的喜好,让我白费力气。”薛洋嗤笑一声。

         “掀摊这种游戏,除了成美,世间可还有第二人喜欢?你又不是不知我身边多少双眼睛在盯着!自是要谨慎些。”

          “当初老子几乎灵力尽失,你却把我扔在路边,老子还没跟你算账!”

         “你那位置多少人盯着,凭你当时的状况,那些狼个个都想把你生吞活剥!再者说,若非如此,你又如何接近晓星尘并快速取得他的信任?”

         “我还没玩腻,先别动他。”

         “你对他心软了?”金光瑶有些震惊,这只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的狼,在他的印象里可没对什么人心软过,像那淬着薄毒的刀刃,见血封喉。

          “别胡说,不过是想再玩几天罢了。”

          “看在成美的面子上 我倒可以留他一命。事成之后,他任你处置如何?”

         “我自有分寸。记得你说的话!”说完便拂袖而去。

         薛洋一进门便换了副形容,“小星星,我回来啦~”

         晓星尘放下手里的书,起身相迎。“怎么回来这么晚?” 

         “去寻了好东西回来。”薛洋晃晃手里提的酒坛子,倒是好酒。

        “你年纪尚轻,不可贪杯。”

        “我不小了,不过比你小几岁而已!你怕我贪杯,分你几杯,我便不算多饮咯。”

         “我……不能饮酒。”

         “我不信,堂堂将军怎会没点酒量?喝一点嘛~”不自觉带了几分撒娇的语气。

          “好吧,就一杯。”

           一杯下肚,薛洋像是喝水,晓星尘耳尖泛红,脸上也有了一抹红晕。

            未完待续……差点就变成第二天的了,勉强赶上了。

       

          

       

        

评论

热度(14)

  1. 薛洋的糖葫芦i苡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