苡禾

一条咸鱼……

【晓薛】狼子野心(六)

   人物属于作者
    ooc属于我

     “还真不能喝啊,你没被手底下的弟兄们嘲笑?他们就这么放过你啦?”薛洋倒是真有几分好奇。

     “子琛会替我挡下,每次都是我未饮几杯,他却被人灌了不少。”晓星尘想到自己“连累”好友多喝了不少酒,有些不好意思。

      “呵,宋岚看着那么孤傲,想不到还会体贴人呀~”薛洋想起宋岚就来气,暗暗磨牙。

      “子琛只是看着难接近些,实则心地善良,待人极好。我与他自幼相识,一同读书习武,观其言行,无愧君子二字。”

       “好好好,你们都是君子行了吧!你去找他下下棋,喝喝茶,让我在这里喝酒可好?”

       “那怎么行,我得看着你,省得你醉酒闹事。”

      “我喝几坛都没事,倒是你再喝就出事了吧?”

       薛洋一边说着,一边痛饮,索性连杯子也不用,直接抱着坛子喝。等到晓星尘觉得他喝了不少要阻拦他时,薛洋已经喝的什么都听不进去了。晓星尘无法,只得心一横夺下薛洋手里的酒坛子,自己把剩下的都喝了下去。

        
        晓星尘从未一次喝过这么多烈酒,被呛得直咳嗽。缓了一阵后对薛洋说:

        “你看酒都没了,明日再喝可好?”

         “嗯?好。”薛洋说完就趴在了桌上,似乎是睡着了。

         晓星尘勉强稳住身形,费了好大劲把薛洋从桌边拖到了床上。晓星尘已经开始摇摇晃晃,偏偏薛洋在此时伸出爪子一挥,晓星尘不幸被打中,险些扑在薛洋身上。

          安静下来的薛洋显得很是温顺乖巧,与平时判若两人。晓星尘盯着薛洋看了许久,在他额上落下一吻,又不受控制地吻上被酒液衬得愈发红艳的唇,而后轻舔锁骨,带走薛洋因喝的急而落在上面的酒,并在此间流连,久久不愿离去。晓星尘此刻借着酒劲,似是要把不敢做的都做一遍,怎奈终不胜酒力,倒在了薛洋旁边。

          过了一会,薛洋睁开了眼睛,眼中一片清明之色,看着醉倒的晓星尘,轻笑一声,起身换了一袭黑衣。

          “晓星尘。”

          “晓星尘?”

          “……你个傻瓜。”薛洋感叹一声,转身离去。

           薛洋不到半个时辰就回来了,换回了衣服 ,悄骂一句:

          “好你个晓星尘,舔的老子都有反应了。”
刚开始做就睡着了,可真是没福气。

           晓星尘再睁开眼睛时,第二天已经过去一半了。薛洋不知刚从哪里野了回来,见晓星尘醒了,把手里的小玩意一丢 ,要了东西来伺候他洗漱。晓星尘连忙道:

           “这种事怎么能让你做?我自己来。”

           “明知你不能喝酒还逼着你喝,算是给你补偿了,可别再责怪我了。”

            “我昨天喝多了,什么都记不得了,我可有做什么不该做的?”晓星尘似是想起了什么,小心翼翼地问道。

            “有!你可把能做的不能做的都做了呢。”
          
           “我做了什么?”晓星尘心中一紧。

            “你一遍又一遍的擦霜华,一会又要和我切磋,一会又说要去找宋岚喝酒。”

            “你没骗我?没做别的?”还好还好。

             “当然是……骗你的。”薛洋突然带了几分忧伤的神色。
    
             晓星尘攥紧了衣服。

             “昨天是我先喝倒的好吗!我怎么知道你做了什么。我可是号称千杯不醉啊,传回族里要我怎么做人?”
             
            “以后尽量别喝了,伤身又误事。”

            这么说他印象中的那些事,就是一场梦了。忆起那个真实的让人心惊肉跳的梦,倒是有些对不住眼前这个少年模样的人。
           
            
       
     

评论

热度(11)

  1. 薛洋的糖葫芦i苡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