苡禾

一条咸鱼……

【晓薛】狼子野心(八)

      人物属于作者
      ooc属于我

        蓝曦臣走后,晓星尘靠着阴冷潮湿的墙壁,想要把昨天发生的事理出个头绪,怎奈心乱如麻,过了许久还是只盯着路过的老鼠发愣。

        “成美……你去哪了?”

        “薛洋真的没死……此番出现是否会再造杀孽?我该怎么办……”

        “泽漪为什么会死在晓府,会是谁杀了她?”

        一个个问题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晓星尘哪个也答不上来,只能在黑暗中等待着,等着宋岚给他带来他想要的答案。

       宋岚到底是带来了消息,但那不是晓星尘想知道的。宋岚告诉他,在晓府发现了薛洋的东西。

       是薛洋杀了皇上派来的人?他又是如何做到的?知道泽漪是皇上派来的,又知道她的房间,偏偏挑晓星尘不在的时候下手,能做到这些,除非他一直藏在府里!难道是……

       “不……不可能,”晓星尘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声音仍带着颤抖,“子琛可有成美的消息?”

        宋岚看着好友,面上似有不忍之色。“你心中已有答案,又何必多此一问。”

        “他不会骗我的,他不可能骗我!他一定是被薛洋抓走当了替罪羊!让我出去,我要去找他!”

       宋岚不能久留,再怎么担心也只能先行离开,另作打算。

        晓星尘还在一天天的等下去,他想听到宋岚说是他错了,成美才不是什么薛洋,然而等来的只有一纸诏书:

        晓星尘通敌叛国,秋后处斩。

        薛洋自回了自己的老巢后就一直被金光瑶好酒好肉的供着,但是不允许去人族的领土上闲逛。薛洋哪是闲得住的人,到底还是瞅准机会溜了出来。

         薛洋去了他之前常去的摊子上吃米酒汤圆,一边吃一边听着周围人闲谈。

          “听闻那晓将军是遭人陷害才下的狱?”

          没错,我干的。薛洋咽下一个汤圆。

         “晓家世代忠良,怎会谋反?晓将军战功赫赫,怕是功高震主咯。”

         听听,怪不得我。薛洋喝了一口米酒。

         “年纪轻轻的就这么死了,真是可惜。”薛洋掀了桌。走到那帮人跟前,“你们刚才说什么?谁死了?” “晓……晓将军。还没死,秋后问斩。”那几个人看着薛洋仿佛要杀人的眼神,战战兢兢地说。话音刚落人就不见了。

          薛洋直奔金光瑶的房间,由于第一个拦他的险些被拧断脖子,一路下来再无人阻拦。

          “金光瑶,你说过不会要他的命!”薛洋把告示摔在金光瑶的脸上。

           “成美你看清楚,是他们的皇帝要晓星尘的命,不是我。”金光瑶气定神闲。

           “逗老子玩呢你?!我还没玩够,谁敢要他的命!”薛洋摸出小刀抵着他的脖子。

           “你还是这么性急。我和你说过不要动不动用刀抵着别人,很危险的。先喝杯茶,我慢慢和你说。”金光瑶把一杯茶往那边推了推。

          薛洋看出金光瑶早有对策,拿开了架在他脖子上的刀。

          “你不是恨那皇帝吗,报仇的机会来了。我在他们宫里安排了人,他们会助你一臂之力。但能不能杀了他,就要看你自己了。”

          “那晓星尘呢?”

          “下命令的都死了,他还会有事吗?那皇帝无子,届时我会助蓝曦臣登基。他与晓星尘交好,定会放他出来。”

          “原来你早就打算好了,就等着我替你杀了那老东西呢!反正那老东西我早晚都要杀,你还用得着要挟我?”

          “我觉得这样你的胜算会更大一些。”金光瑶露出他的招牌微笑。

          薛洋也不耽搁,收拾了东西就连夜上路了。三天后人族皇宫传出皇帝遇刺的消息,等到金光瑶派出去的人带着还剩一口气的薛洋回来时,已经是七天后了。

         金光瑶一边忙着救回薛洋的命,一边苦心劝说他前不久认的二哥即位,无暇他顾。

         等到薛洋恢复的差不多,蓝曦臣也在众人劝说下即了位,已是过了几个月。金光瑶方才松了一口气,抽空去看了看还在床上躺着的薛洋。

         “晓星尘放出来了?”薛洋看了眼金光瑶。

         “那是自然。他还不死心,一直在找成美呢。日后相见,怕是很难办呀。” 

         “不劳少主费心。”

        “你的仇也报了,那边的事处理得差不多了,接下来是我们这边了。”

        

          

            

          

         

       

      

        

        

评论

热度(8)

  1. 薛洋的糖葫芦i苡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