苡禾

一条咸鱼……

【晓薛】狼子野心(九)

         “那可是你亲爹,当真下得去手?不行就我来,一旦你手下留情,后患无穷。”

         “这些年他是怎么对我的你还不清楚?如何值得我手下留情。”

         “老家伙主战,我上次带出去的是支持他的那些,回来的寥寥无几。他能用的人也不多了。”

        “尽早动手吧,免得夜长梦多。”

        一切都像他们计划的一样,金光瑶成功解决了上一任家主也就是他的父亲,薛洋帮他处理了反对他的人,助他坐稳了家主这个位置。

        以满手鲜血,无数条无辜性命,无数个日日夜夜的隐忍为代价换来的家主之位,又该用什么来守护呢?

        金光瑶修书一封派人送到蓝曦臣手中,表示愿与人族议和,不再挑起战争,只求双方能够自由往来,不再受诸多限制。蓝曦臣欣然答允,并划出边境一块领土赠予狼族,以示其诚意。

        “事情都了了,你怎么还愁眉苦脸的?”薛洋看着金光瑶对着信叹气,一脸不解。

        “二哥在信上说,狼族护法薛洋有谋害先帝之嫌,请我帮着查一下。你又把刀留下了?”

        “我还烧了宋府呢,这才拖住宋岚。他既然这么说,你就把我绑了送去吧。”薛洋无所谓道。

        “我定会保你,我想办法找个人代替你。”

        “你就说我逃了。”薛洋似乎真的准备离开。

        “你要去找晓星尘?你这是去送死!”薛洋的意图被金光瑶一语道破。

         “若是我一定要去呢?你要拦我?”薛洋毫不在意地勾着一缕头发玩。

         薛洋到底还是去了,带着金光瑶给他派的几个人,但他们都知道若是晓星尘想要薛洋的命,带这么几个人不过是死的早晚的问题而已。

         晓星尘从天牢里出来后就像变了一个人,虽然还会对着你微笑,但那笑容不会让人如沐春风,反倒是感到几分初秋的寒凉。

         蓝曦臣邀来晓星尘,想劝他继续任职,怎奈晓星尘执意不肯。

         “臣连自己身边的人都保护不了,又如何护的了百姓,为陛下分忧。恕难从命。”

         晓星尘被带走的那天,整个晓府的人都受了牵连,被发配到苦寒之地,等到晓星尘被放出来时,有几个人却再也没能回来。

         “陛下,宋将军他……带着一队人马前去缉拿薛洋了!”侍卫急报。

         晓星尘忽的起身,“臣愿继续任职,请陛下准许臣前去协助宋将军。”

          薛洋……如今我再做这个将军的唯一目的,就是希望能亲手抓你回来。

          薛洋觉得自己真是倒霉,本想见晓星尘一面,刚出来不久却见到了他那位好友宋岚,还有……那是什么眼神?再看,再看挖了你的眼睛。

           薛洋此刻是之前在战场上的那身打扮,他极少以真面目示人。他带着一个青铜鬼面具,身上是那件用了很多狼皮制成的披风,仿佛是从地狱中出逃的恶鬼。

           宋岚一见到薛洋怒气就控制不住,握紧拂雪朝薛洋刺来,薛洋用降灾抵挡,到底是宋岚技高一筹,几招之后挑落了薛洋的面具。

           薛洋倒也不慌,甜甜地对着宋岚来了句,“子琛哥哥,好久不见~”

           然后趁着宋岚不备,撒了些粉迷了宋岚的眼睛。“这粉一旦吸进去,至少半个时辰不能动弹。宋岚啊,你可知见过我真面目的人都会死?念在你是晓星尘的好友的份上,就只挖你一双眼睛好了。”薛洋的匕首还没刺下去,一支长箭破风而来,插在了薛洋的胸口上。随后一把剑就抵在了他脖子上,是把他很熟悉的剑,霜华。

            “真的是你。”晓星尘的声音很平静,听不出什么情绪。

            晓星尘不明真相时曾期待他们的重逢,得知真相后又害怕重逢,他曾有很多话想问他,但现在,他突然什么都不想了。

            “把他带回去,关进晓府的地牢。”
             
         

        

         

       

评论

热度(12)

  1. 薛洋的糖葫芦i苡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