苡禾

一条咸鱼……

狼子野心(十)

       ooc预警

        薛洋倒也不甚在意,比这更苦的时候也不是没经历过,到底没要了他的命不是。

        谁知一天晚上伙食突然有了改善,除了几个菜外还有一壶酒。薛洋看了一眼,笑着问那个看守他的人:“这是要送我上路吗?”

         “不是,有人托我给你带进来的。”那人的表情有些怪异。

         薛洋没去注意,没什么犹豫地把东西吃了下去,又把那酒喝的一滴不剩。随后看向那个人:“你怎么还不走?”

评论(12)

热度(7)

  1. 薛洋的糖葫芦i苡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