苡禾

一条咸鱼……

狼子野心(十一)

        “阿洋,醒醒,起来吃点东西。”温和又有磁性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谁啊……好像是晓星尘的声音?他怎么来了?

        这是在叫谁啊?我吗?怎么可能……

        感觉好像哪里不太对劲,我在哪?

        对了,昨天夜里我们……薛洋惊醒,正好对上晓星尘带着笑意的眸子。若不是身上酸软无力,薛洋一定能完成从榻上蹦起来这个动作。

       “昨天累到你了,一定饿了吧,起来吃点东西再睡如何?”薛洋的脸色瞬间变得相当精彩。

       “晓星尘,其实你不用这样的,昨天我是为了解了我中的药才……”薛洋本想说你不用有心理压力,我是很想念当初待我温柔的那个你 ,但若是因为心中愧疚才这么对我,又有什么意思呢。

        “只是为了解药吗?看来是我多想了。没问你的意见就那么做,真是对不住。”晓星尘眼中的笑意一点点散去,但声音听不出什么异常。“既然我已经做了,自是要对你负责的。”说完一边给薛洋端过吃食,一边给薛洋揉腰。

         “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你好好休息。”晓星尘要去宫里,蓝曦臣于今日召集众臣,便是要对刺杀先帝的凶手做最后的裁决。

         “陛下有所不知,我那护法年纪小,做事难免随性些,又因身居高位,得罪了很多族人。此次怕是有人陷害,我回去一查,果然查出了真凶。”

          晓星尘一进殿就看见了那抹耀眼的金色,不是金光瑶还能是谁?尽管晓星尘和大部分人都知道金光瑶带来的所谓真凶只是替罪羊,怎奈他说的有理有据,蓝曦臣又对他极为信任,薛洋的罪名就这么轻易地洗脱了。

          “听说我那护法现在晓将军府中,不知可否让我带回族中去管教?”出了宫门后,金光瑶追上晓星尘问道。

         “他若是想同您回去,我定不阻拦。”

         二人来到薛洋房里。不出金光瑶所料,薛洋愿意同他回去。

         “劳烦家主先去帮我收拾东西,我还有几句话想同晓将军说。”金光瑶识相的溜了。

         “你……当真要走?”明知那小狼披着一张漂亮的皮,擅长欺骗,还是想要留下他。

         “晓星尘,你愿意原谅我吗?”薛洋没回答他,反过来问了他一句。

          “我……”晓星尘能够释怀他的过去,但不能对眼前的桩桩件件视而不见。他们习惯于作恶而不会受惩罚,晓星尘不敢保证自己能让薛洋放下心中仇恨,此后不再作恶。到那个时候,他是该袒护薛洋,还是……

           就像是一盘解不开的死局。

           薛洋毫不意外晓星尘的反应。他突然笑了,笑得眼角泛红。“我幼时遭那人族皇帝戏弄,当成一条狗来养。好不容易回到狼族,他们却以欺我为乐。凭什么我就该呆在泥地里任人凌辱践踏?他们本就该死,是他们咎由自取!”纵然是你,也不能指责我。正因为是你,才更不该指责我。

            “我知道。我只是……”晓星尘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爱你和心中大道,实难相容。

            “不必说了,我走了,晓星尘。”薛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晓星尘伸出手去,顿了顿,最终还是收了回来。他听着马车的声音渐渐远去,直至消失。我们之间……只能如此了吗?

           薛洋自坐上马车的那一刻就后悔了,但你薛小爷是谁,后悔了也不说。回到族里后,族人们看着薛洋终日沉思的样子心生胆怯,指不定又要算计谁呢!

            但他们想错了,薛洋回来以后倒是收敛了许多,至少人不乱砍了,再往后对掀摊也失去了兴趣,他开始了一项新活动——种树。狼族所居之地极为寒冷,也就那梅花能迎寒而开。薛洋此次,便是在那棵老梅树旁种了几棵小梅树,许是看在天天往那里跑的份上,小树竟活了下来。薛洋还记得,他答应过一个人,会带他来看这里的梅花,不知道那人有没有当成他的一个谎话?

           年关将至,别人都忙着置办年货,薛洋只是日日守着那梅树自沽自酌。直到有一日,金光瑶来找薛洋。

          “成美,有客来访。”

          薛洋抬头,远处一人撑着伞踏雪而来,白色披风与白茫茫的雪地融为一体。

          那人走到薛洋跟前,笑着向他伸出手。

          “公子曾与在下说过,红梅绽蕊之际,愿与君共赏这美景,此话可还作数?”

           薛洋突然起身将那人扑倒在雪地上,把手中的一枝梅花胡乱插在他发间,勾了勾嘴角。

          “自是作数。除你之外,再无人堪配这花。”

         

         

           

           

         

       

         

评论(2)

热度(13)

  1. 薛洋的糖葫芦i苡禾 转载了此文字